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转载】李政道和他的两位老师:叶企孙,束星北  

2015-09-09 08:49:12|  分类: 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政道和他的两位老师:叶企孙,束星北

 

听说李政道的大名是很久以前的事,至少是在我进上中之前就知道李杨得诺贝尔物理奖。文革未结束,他们俩的回国探亲就升格为访问,受到中央领导接见,这已是家喻户晓的了。但是李政道和他的两位老师叶企孙和束星北的故事,我却是很晚很晚才知道的,尤其是束星北,去年同学会时我压根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一个人叫束星北的!

 

叶企孙的大名为大家所知客观上李政道肯定起了重大作用。李说叶是‘我的老师,也是我老师的老师’,还说‘叶老师不仅是我的启蒙老师,而且是影响我一生科学成就的恩师’。叶企孙保存了一份的李政道的考卷,叶去世之后十几年在叶的遗物中被发现,李见到之后只能用‘百感交集’来形容他的心情!

今天叶企孙已被公认为大师,中国科技基石的大师。你可以列出一串长长地名字:王淦昌,钱三强,王大衍,彭恒武,林家翘,何泽慧,戴振铎,钱伟长,钱学森,赵九章,沈元,邓稼先,朱光亚,黄祖洽,周光召。。。,其中不乏两弹一星的功勋。这么多斗篷级人物都是叶的弟子,得益于他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把新创办的清华物理系办成全国第一流。李认为,叶老师的这一创业成就‘是可以跟20世纪初的加州理工学院相媲美的’。

叶是个‘不问政治’的人,可是抗战初期叶在天津养病并负责清华留守工作同时,曾帮他的一个参加革命的学生熊大缜搜购他们需要的军用物质,还介绍不少学生参加抗日队伍。这个参加革命的学生熊大缜后来被革命队伍革了命(乱石砸死)。可能因为砸死一个热血青年还不能使革命解恨,他的恩师几十年后却还要为他吃官司!

1992年海内外127位知名学者联名向清华大学呼吁为叶企孙建立铜像,清华有人知道之后扬言:“你们要为这个人造像,我就尿它”。罪孽深重啊!

记者柴静有一篇博客‘而我却今天才知道他的存在’,记叙了她偶尔听说叶企孙的事迹后的感受。我对于记者的文字就像对高三(6)的某些同学的话一样留着点心眼,我怎么觉得她不是在扪心自问!当我知道李政道钱学森王淦昌钱三强这些人的大名时,世界上有她吗,怎么轮到她自问呢?

束星北,更让我汗颜了,因为不知道他。

李政道称最早让他接受的‘启蒙光源就是来自束星北老师’,‘想起他非凡的科学气质和为人品格,心里真有说不出的感觉’。一九七二年,李去美国后第一次回国,周总理希望李能为解决教育人才“断层”的问题做些工作,李对周说‘中国不乏解决“断层”问题的人才和教师,只是他们没有得到使用。比如我的老师束星北先生’。李的这一提醒,对改善他老师当时的处境起了有益的作用。 

李是考入浙江大学后成为束的学生的,当时束星北与王淦昌因其在物理学方面的出色才华而被称誉为浙大物理系的“双子星座”。他俩一个开讲,另一个就在台下虎视眈眈,瞅准什么“漏洞”马上就发难,不搞得对方下不了台决不撤兵。李政道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接受他的启蒙光源的照耀的。可是今天我们只可能拉出一张小小的单子,他的学生有李政道,吴健雄和程开甲,他的成就是搞了中国第一台雷达以及79年仅凭着实验室的一台计算机、一摞纸就准确无误地完成了钱学森交给他的导弹轨迹计算任务等等,因为他早早地远离讲台和科研的第一线。于是,人们给了他一个头衔叫‘天下第一才子’。程开甲说,那个时代,像束星北这样集天才、天赋、激情于一身的教育学家、科学家,在中国科学界是罕见的。

他没有像叶企孙那样吃了他人的挂络,而是因为他自己太张扬了,棱角分明,锋芒毕露。在学术上,他实事求是,锱铢必较。只要他认为与科学不符,就会争论不休,无论对方是谁。他还把学术标准带到了生活中,容不得半点错误,不懂得收敛,遇事非问个究竟。

曾让王竹溪很下不了台一幕发生在五十年代初的一次学术报告会上:

‘报告大约进行了将近50分钟时,坐在前排的会议主持问:用不用休息一会儿?意兴盎然的王先生说不用。他正准备继续讲下去的时候,一个身穿蓝色长袍高大魁梧的先生走向讲台,他也不做任何解释或开场白,在人们疑惑的目光里,他将双手撑在讲台上说:我有必要打断一下,因为我认为王先生的报告错误百出,他没有搞懂热力学的本质。他捏起粉笔一边在王先生几乎写满黑板的公式和概念上打着叉,一边解释错在那里。没人说得清这是怎么回事,大厅上空沉寂了好一阵子。。。’。这个大汉就是束星北,一口气讲了四十分钟,王在一边站了同样的时间。事后束用‘过去大学都是这么做的’来回答对他的责难。

上世纪五十年代束星北的学生被怀疑是“特务”入狱,他“上蹿下跳”奔走呼号营救。“知识分子改造”初期,著名数学家苏步青被揭发出“经济问题”,不堪其辱欲以死抗争,束星北挺身而出为之抗议,结果苏步青得救了,他却成为运动重点对象,直到1956年,在周恩来和陈毅的过问下才得以平反。但束星北未就此罢手,为了自己的尊严不再蒙垢,他坚持要求山东大学党委当众向他道歉,并获得成功;1957年在山东省委宣传工作会议上,他的题为“用生命来维护法制的尊严”的发言语惊四座,不久他就带上极右分子的帽子,此后束星北一直被命运磨难着。

束星北的个性,也是他招致灾难命运坎坷的根源。

一本几十万字的‘束星北档案’记录了束的这段历史,享有盛誉的该书出版责任编辑袁敏说:“一个是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作者,另一个是出土化石般最初让许多人陌生的名字,却因为《束星北档案》而被读者双双记住。”但是,为此书作序的是名人李政道。

束星北实在是个中华民族的‘濒危’品种,作者刘海军说:束星北身上最饱满的地方,恰恰是中国当代知识分子身上最贫瘠的地方。

社会学家潘光旦(费孝通的老师)是这样分析问题的:“ 以前凡是能够损己利人、解衣推食之辈在荒年的时候已经死完了。于是凡事自私自利的心越重,生存的机会就越大,多经一次荒年,人品上自私自利的心理就深一份。”

什么时候这个民族还不知道保护束星北这样的濒危品种,中国的知识分子只能越来越贫瘠,最后被窒息的必将是社会本身。

 

李政道的两篇文章:《束星北档案》序言和《纪念叶企孙老师》,还有袁敏:《时间拂不去的记忆》和柴静:《而我却今天才知道他的存在》是我向大家推荐的四篇相关文章。

 

辣火酱

2011/1/26

(对前文作了文字修订,并署了名)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