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刘小生:乡村旧事——忠犬  

2015-08-27 00:26:19|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忠犬

老支书陈大贵去世那年我才十岁。十岁的农村娃子几乎什么见识也没有,傻乎乎的。可是这位支书给我留下的印象却非常深刻。他是我们村最权威最威风的人。小孩子的这种印象是怎么来的呢?当然是观察到了其他大人对待他那种毕恭毕敬甚至奴颜婢膝的态度。这种态度和农村人对待孩子那种普遍的粗野粗暴正好是对比。我也记不清曾听哪位长辈说过,支书其实就是我们村的毛主席。于是我每次见到老支书,都立刻联想到粉刷在大墙上的毛主席像。那个伟人像的背景是红太阳光芒四射,就跟现在的佛像带佛光的那种造型似的。久而久之,我觉得自己几乎就要看到老支书头上也会放射出光芒。有一次我甚至准备对父母吹牛说我真的看到了支书头上会发光。但我最后把这话又给咽下去了。因为我的意识中模模糊糊地知道,从我这小孩子嘴里说出什么关于支书的话,本身就是一种大不敬。

其实,支书长得和画上的毛主席并不像。尽管我印象中他很高大,不怒自威。其实他又矮又黑,眼珠子发黄。前年我偶然从他侄子家看到他的一张照片,很惊讶,难以置信。照片上的他和其他人比起来甚至可能是最矮的,面容呆板,和我童年的印象一点都不一样。

老支书已经成我们村的一个传奇。他死了这么多年,大家还是经常提到他。提到他时,可以感觉到大家的感情是复杂的。可是有一点,不管是那些恨他咬牙切齿的,还是那些对他感恩戴德的,大家一致公认他是一个非常有本事的人。这个村以前和以后都没有出过这么有本事的人。他在这个村的根基很浅,因为说起来他家是外来户。当年他爷爷差不多是要饭,流落到这里。从此这里才有了姓陈的人家。他从小受穷,没文化。但他非常有悟性,有魄力,能在公社大会上讲话,一讲就是半天,干部和社员都说有水平,县上领导也很赏识他。当了三十年村支书,经历了那么多政治运动,他不但屹立不倒,而且还把他看不顺眼的全都整了个七荤八素。他整人的手段之高,让那些被整的人都心服口服。在全县范围里,他也是个知名度极高的人。他去过北京开劳模大会,见过毛主席。

我对这位老支书印象深刻的有两件事。

一件是在村里召开的一次大会上,他提着他叔叔的大名,骂了个狗血喷头,而他叔叔只是嗫嗫而已。要知道,平时在村里,晚辈要是敢对长辈直呼其名,那可是大逆不道的。不过,也没看到谁对此说什么。

另一件事,就是他对他的大黄狗极好。

他养了一条大黄狗,名字应该叫“革命”。我这么说,是因为自己那时一直以为这狗的名字叫“明儿”。直到前几年和他侄子提起这条狗,才被告知确切的狗名。那就是自己以前听得不甚确切了。我相信,以老支书对大黄狗的深切感情,他给狗取这样的名字,丝毫不存在对党的革命事业不敬的意思。

革命这狗极聪明。别人到他家,在院门口轻轻喊声“支书”。革命就跑出来,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这么说吧,该让谁进去不该让谁进去,这狗差不多凭自己的判断就八九不离十。有的人,轻轻地摸一下革命的头,表示亲热,革命就摇着尾巴把他领进院子,登堂入室。但是对有的人,对方再怎么着表示友好,革命也不领情,死活不让进院。这时支书就走出屋来,也不出院,隔着门,一个门里一个门外言简意赅把事情吩咐了。你说一条狗咋就这么聪明,能把亲疏远近分得这么清呢?搁今儿的话,就算是个称职的秘书了。所以,老支书十分钟爱他的革命。我相信革命平时吃的比我吃的要好得多,因为我有次见它叼着一根鸡腿。馋得我直流口水。

支书是个一流的乡村政治家,但支书的堂弟则是个忠厚老实人。两家关系很一般。我和老支书的侄子比较熟,挺谈得来。他侄子并不喜欢革命。当然,革命也不喜欢他。他很少到他的支书伯伯家去。去的话,革命就挡在门口。于是他就硬闯,而他的伯母就在狗吠声中出来,一边呵斥革命,一边把他迎进去。可是下次革命依然挡道。

    他侄子后来用一种极为不屑的口气提到革命。他说它根本不是聪明,而是因为他伯伯有个圈子。这个圈子里的人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顺便打赏了革命,所以革命才对这些人好。吃人嘴短而已。“狗眼看人低!六零年全村饿死十几口人,他们家的狗可是老肥。”——当然,说的不是革命,是它之前的一条黑狗。

     支书的儿子被推荐上了大学,成了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这件事也成了支书一生辉煌的顶点。不久,毛主席逝世,老支书哭得差点没了气。再过两年,农村搞承包,分了地,老支书得了病,不久即告不治。许多人都说他是窝囊死的。他儿子从北京回来为他大操大办了丧事。也是从那时起,村里的红白喜事又恢复了传统。他儿子后来几乎再没回过村,据说现在是个党史专家,写过一部批判“非毛化”的专著比较有影响,还获过什么奖。

    老支书死了。革命这条黄狗也变了。

    不知从哪个人开始,出现了一种恶作剧。那就是走过老支书门前时,轻轻喊声“支书”,黄狗就冲出来,狂吠不已,甚至追着人狂吠。人一做俯身捡石头状,它就逃回去。总之,先前那种雍容、聪明、乖巧全都不见了。一听见“支书”俩字,就莫名发疯发狂。越是这样,挑逗他的人就愈是觉得有趣。

    终于,它疯了。

    主人家把它勒死,卖了。

    老支书要是知道它的这种结局,该多伤心啊。要知道,老支书先前养的狗,一条也没卖、没杀,都是老死后给埋了。

    我感叹这条狗的忠心。老支书积德不多,死后人走茶凉,骂他的人多,夸他的人少。至少,一条狗没有忘了他的好。可是,革命为什么一听“支书”这俩字就发狂呢?

    他侄子对此一点都不奇怪,而且还帮我解开了谜团:

    先前人们在支书家门口喊“支书”的时候,那都是毕恭毕敬、小心翼翼的。现在则不然,虽然还是那俩字,但声调语调完全不一样了,充满了挖苦、鄙夷和仇恨。狗不识字,但对人的语调和情绪却非常敏感。再没有打赏它的意思在里面了。革命接受不了这个世界的变化。革命是在用狂吠维护老支书的尊严,当然也是在维护自己往日的荣光。

    一条狗,怎么能理解它的主人生前身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差呢?!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