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刘小生:神话故事中的反智主义  

2015-07-03 00:10:23|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小生:神话故事中的反智主义

223 次点击
1 个回复

xingfakewai 于 2015/7/2 23:57:5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何谓寓言? 寓言是文学作品的一种体裁,常带有讽刺或劝戒的性质,用假托的故事或拟人手法说明某个道理或教训,以比喻性的故事寄寓意蕴味深长的道理,给人以启示。寓言是哲学家的宠儿,是智者的最爱。寓言发散出的,是智性的光辉,思辨的神采。寓言中可以有神的形象,但这里的神必定是谦卑的,合乎理性。否则,就不是寓言而只能是神话,而神话则可以在任何层面突破逻辑的限制。当然,神话完全可以无助于提高人的理性思维能力,因为神话的价值不在于此。我们仍然会享受神话,因为神话丰富了人类的感情。寓言、神话各有价值,我们不能把神话当成寓言去理解。否则,以愚为智,以智为愚,就会削弱我们的思考能力。

    例如,先秦著作中的“自相矛盾”就是一则精彩的寓言。这类寓言的出现,正如某些数学原理的被发现一样,标志着当时逻辑思考能力已经达到了相当的水平。如果有另一则故事说:一个神仙来到了尘世,他一手拿着无坚不摧的长矛,一手拿着无锐不折的盾牌,如何如何。那么,这就只能是神话了。神无所不能,故事的关键是神怎么想。神的喜怒哀乐才是神话的重点。神的能力超出了逻辑的范畴,神的感情则不能超越凡夫俗子。神话的逻辑则不能细究。

    如果以此为标准来区分寓言和神话,那么,我们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故事“愚公移山”,究竟是寓言还是神话呢?

    在故事中,有两个对立的形象:愚公和智叟。从遣词用句上看,作者对这两人褒贬分明,贬智褒愚。可是智叟的观点,是再正常不过的。而愚公的观点,无论是其目标,还是理由,均严重偏离了理性,狂悖不经,丝毫也谈不上实事求是。从二人的名字上看,作者对此也是很清楚的。可是作者喜欢的,恰恰是这个缺乏理性的愚公老头儿和他一家人。这奇怪吗?其实也可以理解。作者评价的,不是明智与否,而是可爱与否。生活中,难以理喻的傻瓜有时让人觉得挺可爱。当然,前提是他的傻不连累别人。在农民文化中,别人的精明,对自己而言,反倒不是好事。那种一根筋的邻居,因其无害,倒是好邻居。喜欢他不代表效仿他。表示一点钦佩,不但廉价,而且自私。以利害分析,愚公算是个好邻居。对农民来说,神话比寓言要亲切得多。有学者(黄轶 )也曾指出,"反智主义"叙事在当代民间故事中屡有呈现。其生成动因首先是表达了民间对体力劳动的礼赞;其次是"大众化"的社会主义话语体系对启蒙话语体系的颠覆,使"反智主义"在某些历史阶段上升为国家意志,并渗透于民间。

    愚公移山这个故事,表现的是只能是天帝神灵的神能,而谈不上愚公的伟大。这里的天帝,有着普通人的情感。他对愚公的帮助,是出于同情弱者,而不是敬佩智者。说白了,是天帝移山,而不是愚公移山。

    愚公到底是个喜剧人物还是悲剧人物,是个丑角还是英雄,取决于天帝存在与否站在哪边。天帝才是这则故事的男一号。 男一号不出场,愚公的移山工程就收不了场。归根结底,列子笔下的愚公移山是一则典型的反智主义的浪漫神话。愚公胜利了,理性也就失败了。要学习愚公,就得先摧毁理性。

    这必然意味着难以承受的代价。请看:

    ——智叟笑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惠。以残年余力,曾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北山愚公长息曰:"汝心之固,固不可彻,曾不若孀妻弱子。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

    愚公最“愚”之处不在于他自己要“移山”,而在于他强行为子子孙孙确定了人生价值。难道,他的子孙只能代代“愚”,就不能一辈“智”?前者,何其专制!后者,免不了继承一个“半拉子工程”。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选择,愚公的后代有权不做愚公做智叟。世上从来没有天帝,也没有其他救世主,后代人自然会找到适合他们自己的道路。本来,从冀之南到汉之阴,其间道路何止一条!而且,人总会越来越聪明。虽然不能够选择老祖宗,愚公的后代不必也不会天天抱着“愚公主义”不撒手。智叟被愚公骂得哑口无言,不意味着愚公的子子孙孙没有醒悟的那一天。愚公的自信、自信和自信,其实根本不靠谱。

    或者更可怕,假如万一“历史选择了”愚公成了伟大领袖,秦始皇一般的人物,全国人民从此将不得不“叩石垦壤,箕畚运于渤海之尾;”“寒暑易节,始一反焉。”子子孙孙,别无选择。谁敢反对,立刻被斥为“汝心之固,固不可彻,曾不若孀妻弱子”,被讽为小脚女人,或干脆打成右派。大山若是移不走,全怪落后分子捣乱。

    毛主席有篇光辉的著作,把这则神话翻出前所未有的新意。沾了伟大导师的光,这则埋没在诸子著作中的小故事暴得大名,被用来教育全国人民。“老三篇”大作风靡,大会小会人人要背,人民从此姓“愚”不姓“智”。在那篇文章里,“人民”忽而头上压着两座大山,忽而又是上帝,忽而是拯救的对象,忽而又是依赖的指望。其中的逻辑转换,真的是令人匪夷所思。

    不过只要是神话,逻辑就不再重要。马克思在其《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提醒我们:“神话是远古时代的人们对其所接触的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所不自觉地幻想出来的具有艺术意味的集体的口头描述和解释。”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