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黄金台、马骨和马粪  

2014-10-31 21:12:46|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代诗人陈子昂,曾写过一首诗:《登幽州台歌》。诗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此诗所言的幽州台,又名黄金台,在历史上可是大大地有名。

 
       《战国策*燕策一》记载:燕昭王收破燕后即位,卑身厚币,以招贤者,欲将以报仇。故往见郭隗先生曰:“齐因孤国之乱,而袭破燕。孤极知燕小力少,不足以报。然诚得贤士以国,以雪先王之耻,孤之愿也。敢问以国报仇者奈何?”郭隗先生对曰:“帝者与师处,王者与友处,霸者与臣处,亡国与役处。诎指而事之,北面而受学,则百己者至。先趋而后息,先问而后嘿,则什己者至。人趋己趋,则若己者至。冯几据杖,眄视指使,则厮役之人至。若恣睢奋击,籍叱咄,则徒隶之人至矣。此古服道致之法也。王诚博选国中之贤者,而朝其门下,天下闻王朝其贤臣,天下之士必趋于燕矣。”
昭王曰:“寡人将谁朝而可?”郭隗先生曰:“臣闻古之君人,有以千金求千里马者,三年不能得。涓人言于君曰:‘请求之。’君遣之。三月得千里马,马已死,买其首五百金,反以报君。君大怒曰:‘所求者生马,安事死马而捐五百金?’涓人对曰:‘死马且买之五百金,况生马乎?天下必以王为能市马,马今至矣。’于是不能期年,千里之马至者三。今王诚欲致士,先从隗始;隗且见事,况贤于隗者乎?岂远千里哉?”于是昭王为隗筑宫而师之。乐毅自魏往,邹衍自齐往,剧辛自赵往,士争凑燕。燕王吊死问生,与百姓同甘共苦。二十八年,燕国殷富,士卒乐佚轻战。于是遂以乐毅为上将军,与秦、楚、三晋合谋以伐齐,齐兵败,闵王出走于外。燕兵独追北,入至临淄,尽取齐宝,烧其宫室宗庙。齐城之不下者,唯独莒、即墨。
    这段古文已经被选入中学教材,广为人知。或谓“昭王为隗改筑宫而师事之”的“宫”,即幽州台,蓟北楼,又名蓟丘、燕台,即传说中燕昭王为求贤而筑的黄金台,他曾置千金于其上以延揽人才。
    黄金台于是成为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心目中的圣地。士人的价值,要在这里体现。一旦能在此卖个好价钱,那么,“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
    可是不要忘了,在燕昭王的那个年代,七国争雄,乃是人才卖方市场,杰出人才待价而沽,所以燕昭王不得不悬金筑台,求贤如渴。
    一旦六王毕四海一,秦皇汉武称孤道寡,情况就会发生变化,变成了人才买方市场,而且是垄断性的单一买方市场,不管多牛的人才,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帝王可不是那么好伺候的:秦始皇焚书坑儒,汉武帝罢黜百家。大皇帝“”恣睢奋击,籍叱咄”,焚马骨,反右派。“奈何青云士。 弃我如尘埃。 珠玉买歌笑。 糟糠养贤才。 方知黄鹤举。 千里独徘徊。”黄金台从此只可供凭吊而已。甚至,用来养猪养狗也有可能。
    陈子昂的这首诗写于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696年)。陈子昂是一个具有政治见识和政治才能的文人。他直言敢谏,对武后朝的不少弊政,常常提出批评意见,不为武则天采纳,并曾一度因“逆党”株连而下狱。他的政治抱负不能实现,反而受到打击,这使他心情非常苦闷。万岁通天元年,契丹李尽忠、孙万荣等攻陷营州。武则天委派武攸宜率军征讨,陈子昂在武攸宜幕府担任参谋,随军出征。武攸宜是皇亲国戚,为人轻率,少谋略。次年兵败,情况紧急,陈子昂请求遣万人作前驱以击敌,武不允。随后,陈子昂又向武进言,不听,反把他降为军曹。诗人接连受到挫折,眼看报国宏愿成为泡影,因此登上蓟北楼,慷慨悲吟,写下了《登幽州台歌》以及《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等诗篇。
    陈子昂所在的初唐时代,虽未达到极盛,也是中国历史上蓬勃向上的好时候。但文人志士,已经不得不仰人鼻息,沉沦下僚,再无黄金台上的意气风发。     
    陈子昂错过了燕昭王,又不能赶上以后的明君,自然有怀才不遇之感,“独怆然而涕下”。可是,陈的命运之惨,却远不是怀才不遇。他最后于圣历元年(698),因父老解官回乡,不久父死。居丧期间,权臣武三思指使射洪县令段简罗织罪名,加以迫害。最终冤死狱中。陈的“后不见来者”,当然更不会见到文字狱和“引蛇出洞”。幽州台尚能使人涕下,夹边沟又当如何?
       百度得知,昔燕昭王尊郭隗,筑宫而师事之,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士,遂以得名。其后,金人慕其好贤之名,亦建台在中都城内。明末清初人孙承泽的《天府广记》有云:“燕城故迹,见于元人莴逻禄、乃贤文集者,一曰黄金台,大悲阁东南隗台坊内”。这处隗台坊的地点,据《宸垣识略》写到:隗台坊内“其地约今白纸坊,殆金所筑也。”又有人考证,大悲阁旧址在今宣武区长椿街南口路东,隗台在教子胡同一带,金台当在其地。明代所传“金台夕照”地点在何处,至今未考证清楚。明刘侗等著《帝京景物略》中说:“黄金台名,后人拟名也。其地,后人拟地也。”明蒋一葵著《长安客话》中说:“都城黄金台出朝阳门循濠而南,至东南角,岿然一土阜也。日薄崦嵫,茫茫落落,吊古之土,登斯台者,辄低睠顾,有千秋灵气之想。京师八景有曰‘金台夕照’,即此”。至于该台的确切位置,由于年代久远,难于考证。目前有金台七八处。只是,世上再无燕昭王。“丘陵尽乔木,昭王安在哉?霸图今已矣,驱马复归来。”归来见何事?——“不称霸”的伟大领袖戏问“毛将焉附”,京城父老偶忆当年,犹能笑言“老九不能走”。
        有了金台,于是也有了金台路、金台西路。金台西路某处,姚文元当日挥斥方猷,如今大树底下好乘凉,更有一家时报社居于偏房檐下,冯几据杖,眄视指使,风行一时。就算一份只赚五角钱,但积少成多,也足以让胡主编自豪不已。金台金台,果然名副其实。
       同样的地方,有人来此独怆然而涕下,有人居此则大发“复杂中国”之财。有人四海闻名却身陷囹圄,有人志得意满却落井下石。——“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金台路二号的文人雅士一向是这么地自信——道路自信。
      郭隗曾以马骨自比,成就一段佳话。世易时移,遂有马粪也登殿堂,标榜赤心可鉴。金台诸人,恐怕不免有每况愈下之叹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