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想起了儒夫上校  

2014-09-26 10:31:47|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了儒夫上校
        《柏林之围》是都德的名篇。小说以1870年的普法战争为背景。当时,法兰西第二帝国皇帝路易.波拿巴为了扼杀国内日益增长的革命运动,巩固波拿巴皇室的统治,破坏并阻止普鲁士王国用武力统一德意志各邦的行动,以扩大法国在欧洲大陆的势力,于1870年7月向普鲁士宣战,挑起了欧洲近代史上著名的普法战争。但事与愿违,战争一开始,法军就连连失利,特别是1870年9月在法国东部的色当所进行的一次决战,法军更是溃不成军,路易?波拿巴也被普军俘虏,成了阶下囚,8万6千法军官兵全部投降。卑斯麦在打败法国,完成了德意志的统一之后,进而率兵进攻法国,长驱直入,一举攻到巴黎城下,将巴黎团团包围。
      小说的主人公,拿破仑的老兵,儒夫上校,本来已经行将就木。他的孙女为了避免这个整日沉湎于当年拿破仑辉煌岁月记忆的老军人受刺激,不得不煞费苦心,和医生一起,每天编造出法军步步胜利即将围攻柏林这样的假话哄骗他。于是,儒夫上校,成了巴黎城里大概唯一一位整日生活在胜利消息中的法国人——其实他的儿子已经和法皇一起当了德国人的俘虏。
      当德军进入巴黎之时,也就是上校误认的法军凯旋之日。年迈的老上校没有告诉孙女,自行穿戴整齐,站在阳台上准备向凯旋的法军致敬。当他终于认出行进在巴黎街道上的竟然是德国军队时,支撑他的精神支柱和他的身体同时倒塌——“这时,前哨部队的头四个骑兵可以看见在高处阳台上,有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挥着手臂,踉踉跄跄,最后全身笔直地倒了下去。这一次,儒弗上校可真的死了。
      作为法国人,作者都德在儒夫上校身上倾注了极大的感情,塑造出一位极富荣誉感的爱国者老军人形象。我们不是法国人(当然也不是德国人),在感受到作者沉侵其中的深沉悲伤之感的同时,也格外地生出一种悲剧和滑稽荒诞掺杂的印象。这是因为毕竟我们是普法战争的旁观者。对儒夫上校,这个长期被蒙在鼓里,最终却面对残酷现实的老者,我产生了深深的同情——尽管这绝非作者想要的结果。这倒无关上校究竟是爱国主义者还是沙文主义者。
      我想起这位儒夫上校,是因为读到了今天《联合早报》上的一篇文章: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孟彦弘通过新浪认证的自己微博账号发文说:“他是真心信啊。他是人到了新世纪,心留在了上世纪;六十多岁的人、二十多岁的心。理解吧。”
      这句末的“理解吧”三个字,蕴含在其中的无奈、哀求、自嘲,突然突然让我感到非常眼熟:还记得上校的孙女吗?
      我不但一下子“理解”了“他”,而且也一下子非常同情起“他”来。
      有柏林之围,看来也不乏华盛顿之围。跟随拿破仑横扫欧洲的老兵总是记不得滑铁卢,毛主席的信徒也选择性地遗忘了1959——1961。大家记住的,全都是要准备“为征服者备用的地地道道的军人荣誉手册”!
     鼓舞儒夫上校的好消息来自两个人:医生和孙女。他需要什么消息,他就一定会得到什么消息。这是他的幸运,也是他最大的不幸。我们同情他的地方,不在于他得到这些消息,而在于他“真心信”了。
     至于孟研究员说得那个“他”,也是一样。“他”的好消息来自三个人:自信,自信,和自信。他需要什么消息,他就一定会得到什么消息。这是他的幸运,也是他最大的不幸。我们同情他的地方,不在于他得到这些消息,而在于他“真心信”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