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从甲午战争前的中朝关系谈起  

2014-09-20 17:53:50|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各类媒体上以“反思甲午战争”为名的高谈阔论连篇累牍。检点各类反思的收获,可以看到无数的奇思妙想。例如,少将级的社科院研究员、前副院长李慎明,所写的大作《咀嚼120年前那场甲午战争》,以其拿手的阶级分析为方法,最后的总结,可可地就落到了“我们党目前正在开展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上。能够“咀嚼”出这样的奇葩,大概是在提醒读者不要忘了作者如今的年龄和牙口。
        作为奉行马克思主义的李慎明前副院长,不会不知道马克思对战争有个基本的分类:正义的或非正义的。但李对此只字未提。相反,他用了一个感情色彩浓厚的提法“120年前那场悲愤雄壮的甲午战争”。李如果在坚持马克思主义这一点上像他平时说的那样坚持一贯的话,大概“悲”和“愤”都会更靠谱。遗憾的是,他对所谓甲午战争的咀嚼,所坚持的逻辑,实在不比当年的日本更高明。他所羡慕的,是“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则基本上实现了全民战争动员,并将民族主义推向极端。
        李慎明声称他抛砖引玉,欢迎批评。我无玉可抛,只能继续抛砖。
         这第一砖,就砸向李为这场战争的定性。李把日本发动的甲午战争称为“侵略战争”。这不靠谱。只要看看甲午战争之前的中朝关系就可以了。
        战争前中朝之间的关系长期以来都是宗蕃关系。这种关系由来已久,至今还被某些人单相思地念念不忘。这种老子国儿子国的关系当果谈不上平等。本质上是大国欺负小国。汉人的政权也曾向外族称臣,那都是后代的奇耻大辱。身同感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以我建议今天的各色“爱国者”也不必再为这种宗蕃关系做辩护唱赞歌了。战争爆发之前,这种不平等的国际关系,失去了道义和实力基础,正摇摇欲坠。最后终结它的,是新兴的日本。日本充当这角色,有地缘上的利益和优势,也有外交观念上的优势。最后,日本不仅赢了战争,还在道义上占先。看清了这一点,李副院长感受到的,就不该是“悲愤”,而是“悲羞”。
       战前, 中国国人以宗主自居,感觉不错。甚至可能还认为朝鲜受天朝庇护,会懂得感恩。——咱以己度人,就会明白这根本是不可能的。第一,在朝鲜李氏王族宗亲中,中国有拉有打,制造矛盾,维持均衡。这种心思,谁不明白?所以,即便在宗室中对中国恨之入骨者大有人在。第二,朝鲜内乱,中国军队入朝,控制局面。对朝鲜政权而言,结果就是引狼入室。请神容易送神难。袁世凯在朝鲜的权势,一度俨然太上皇。第三,朝鲜先进的知识分子,已经看到了日本超越中国走在了前头。倾向于以日为师,反对以中(清)为宗。开化党是这些人的代表。换言之。清朝在朝鲜的存在,已经成了阻碍朝鲜进步的因素。第四,清朝入朝的军队,军纪可想而知,镇压朝鲜数次农民起义,算是和老百姓结下大仇。清政府眼中的中朝关系,除了自私的地缘利益,无正义可谈。而这一点,恰好被日本拿来做文章。
        在确立明治维新成果后,日本向朝鲜扩张势力,也有一个输出先进(相对于清朝的封建落后)价值观的动因,正如日本后来对中国维新派和革命党的支持一样。从日本的角度看,排挤清朝在朝鲜的势力,是在帮朝鲜这个民族,而且,会得到朝鲜以及国际的支持认可。事实上,战争一起,局面正是如此。在世界史中,这从来就不是一次侵略战争。中国未获同情。
        清政府并不认为自己处于道义的下风,委屈的很。然而,这种委屈,在当时及以后,都很难为别人接受——李慎明例外。战场之外的外交交涉,清政府也难占理——清政府面对的当时的国际条约体系中,已经没了“宗蕃关系”的地位。
        《马关条约》中,中国的割地赔款,那是耻辱到了极点。这种国耻,屡屡被有意无意地解释成一种市井易于理解的逻辑:遇上流氓,挨了打,吃了亏——啥时咱得饶下来。
        至于《马关条约》上至为重要的一款,则鲜被提及:中国从朝鲜半岛撤军并承认朝鲜的“自主独立”;中国不再是朝鲜之宗主国。要是再按市井逻辑来说,那就是:以前还在街面上混,如今被砸了场子,收不到保护费了。
        日本不光打赢了,赢得漂亮,而且赢得光荣。这才是我们今人最深刻的耻辱。我们羞于提起那些战死的先人为何而战。他们未能保住朝鲜——问题是朝鲜本来就不属于他们。
       朝鲜当然也不属于日本。日本曾高举道义大旗,“帮助”朝鲜实现独立。但接下来日本也露出了真实嘴脸,逐步吞并了朝鲜。朝鲜再度失去独立。这是一出近代的“蹊田夺牛”。
        战后,俄国纠集德、法,三国干涉还辽,逼日本吐出到嘴的辽东半岛。日本忍气吞声,十年报仇,遂有日俄战争。日本又一次大胜。在日本看来,这是日中甲午战争的再版而已。在中国。日、俄都不是好东西,争夺中国这块肥肉而已,或许更希望同文同种的日本打赢要稍好些。在俄国,那完全就是当年清朝的感受了。如今还感到“悲愤”的,能理解甲午当年朝鲜的感受了吗?朝鲜民族如今的民族主义高涨,种种敏感冲动,不可谓无因。
       日本发了战争财,从此踏上不归路。在1905年举国欢腾气氛里生下的新一代,1931年后坐着船扛着枪来到满洲,来到华北,来到东南亚、那是满心地准备重现父辈的辉煌。结果证明。他们才是最悲催的一代。
        最终,朝鲜重回独立——而且是双份的独立,南韩北朝。
        不幸,1951年,中国又要在朝鲜和别国血拼。这次,没有马关条约,但是,日本又一次成了最大的赢家。
        朝鲜人民吃苦耐劳,完全可以自立于世界。可是大国都惦记着他。悲剧的是,居然有那么多国家的青年,来自中、美、苏、俄、日、法、意、 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土耳其、泰国、菲律宾、希腊、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哥伦比亚、阿比西尼亚、南非 ,莫名其妙地把热血洒在三千里江山。直到今天,这个民族的一半在担心挨核武器炸,另一半在饥饿中挣扎。要说悲愤,朝鲜民族的悲愤向谁去诉说?李慎明说“历史的辩证法正是如此:愈是灾难深重,愈是风景独好。在未来三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最有希望跨入社会主义国家的,极有可能是现今的广大发展中国家。”骗谁?!
        如今,中、朝、韩、美、俄、日又一次坐在一张谈判桌旁。中国一定要想明白:朝鲜究竟对我们意味着什么?这次我们想要的是什么、为什么、凭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