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媒体札记:贪官不问出身  

2014-07-22 09:43:14|  分类: 参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媒体札记:贪官不问出身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作者微博】
 
两个并无交集的落马官员,因为相似的贫寒出身,再次被舆论捆绑在一起。

是北京青年报今晨整版刊出“冀文林的变质人生”:“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严重违纪违法,已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根据中纪委的通报,冀文林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索取巨额贿赂;与他人通奸……冀文林的履历显示,36岁官至副厅,47岁升至副省,可谓顺风顺水。不过从这名副省长出身贫寒的家庭角度看,在他步入仕途前,汲取了这个农村家庭几乎全部的资源,最后却倒在了官场高处。事后他的二姐曾追悔莫及,‘早知道他这样,不如当初让他在家种地。凭他的脑子在家种地也能过上好好的日子,为啥非当官呢?’”

早知如此,何必当官。

冀文林二姐这一席话,成为今日各大门户标题:“今年2月14日,冀文林出席了海南省纪委召开的廉政建设会议,讨论反腐问题;4天后,中纪委即公布了对涉嫌严重违纪的冀文林展开调查……2月26日,二姐在西驼厂那三间破落的土窑前哭泣。‘父亲原来的期望就是,我弟弟读书出来干个啥工作都好,只要不种地、不受累。早知道他这个结局,不如老老实实做个庄户人,踏实’……冀翠云说,‘原来我们没有沾上他的光,以后也不会再有了。当年我们种地、捡柴火,供弟弟念书,那些牺牲都白做了’……她说,将来自己的一儿一女即便有机会当官,她也不让他们去。”


根据报道来看,父亲对冀文林的确是多番告诫,“咱不贪高,只要平平安安就行”:“冀文林的曾祖父曾按照老年间的“八德”(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给他的八个孙子分别起名。冀文林的父亲排名老七,得名冀全廉……冀文林的家人回忆,冀全廉在世时没少用自己名字中的‘廉’字提醒他。‘每次二弟回来父亲都说这个,经常说。’冀翠云说。但另一方面,冀文林绝口不跟家人提自己工作上的事,家人对他的具体工作内容全然不知。’”

最为反讽的一幕,出现于父亲临终之际:“2013年,冀官至副省长,仕途达到了顶点。而这时,依然‘忙碌’的冀文林与家人的联系变得突然紧密起来,原因是父亲已病入膏肓……五个月后,老人病情危急。冀文林闻讯订下了几天后的机票回家……到家里后,二姐对父亲冀全廉说:‘大大,文林回来看你了。’父亲睁眼看到了冀文林,抓了一下他的手,但哭不出泪,说不出话。这时冀文林哭了……据事后描述,他当时‘仿佛知道父亲要说什么一样’,于是首先对父亲说了句:‘大大放心吧,我的工作一定好好做’……就在这最后一面,冀文林继续对父亲诉说着。‘大大,坏心的事、贪官的事、害人的事,我没做过。我不贪钱,如果贪的话,就走不到今天。母亲我能照顾,姐姐和弟弟我也能照顾’……二姐回忆,这番话说毕,父亲的精神就已渐消退。当夜凌晨三点,父亲冀全廉离世。”

读完这一段,@段郎说事叹息“这样的揭秘没启迪意义”:“冀文林腐败固然有其个人因素,但不能忽视‘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假如我们能做到连总统交通违章都即时处罚的话,则诸如冀文林这样的腐败典型少得多矣。”

不管是不是有意义,媒体都热衷于报道。从东方早报旗下微信公众号纸牌屋首度突破性写出“你懂的”的名字周元根开始,类似从老家开始追访贪官成长历程,一路追根溯源连根拔起式报道就密集涌出。落马的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自然也难逃媒体聚焦。

在昨日午后出街的法制晚报看来,万庆良仿佛就是另一个冀文林:“万庆良人生之路是两个三级跳:学业上,从离家5公里的五华县水寨中学,到离家80公里的梅州嘉应大学,再跳到离家360公里的广州华南理工大学;政坛上,从离家70公里远的梅州市委宣传部干事,到离家120公里的揭阳市委书记,再到离家360公里的广州市委书记,最终在任上落马……法晚记者奔赴梅州、揭阳、广州三地采访,网络疯传的万庆良是某高层亲属的说法毫无依据,他早年其实只是一个出身贫寒的农家子弟。”

并非高层乘龙快婿,家庭背景和盘托出:“毕业后,万庆良留在嘉应师专中文系,先后担任了辅导员、团总支书记等职务。在事业起步的同时他收获了爱情,结识了自己的学妹并结婚……‘他老婆1.65米的个头,长得很漂亮,戴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她娘家应该是大埔那边的,性格很随和,我叫她‘大窈窕’她既不生气也不害羞,只是说嫂子又打趣她。’采访中,万庆良的堂嫂这样告诉记者……万庆良的堂妹说,万庆良夫妇婚后生育一子,今年应该24周岁,还在上大学。”

对捕风捉影的试图澄清,远不及蜚短流长的继续扩散,“600帝”的由来还可细说:“据接近万庆良的媒体记者透露,早在2011年初的省党代会后,万庆良就‘房价飙升广州市民幸福吗’这一主题接受了她的专访。万庆良说年轻人要转变观念,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不应该一味要买房,租房也可以……说到兴致处,他拿自己举例子,说‘工作了20多年,还没有买房’,‘还住在政府宿舍,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缴租600元,政府补贴一些’……说完后,深知媒体舆论效应的他,跟这位记者说,‘我一向把媒体记者当朋友的,所以也很坦诚地接受你的专访,希望你听听就行了。不要将我的这个例子写到稿件里,发表在报纸上。’这位记者表示会把关,但是旁边还有一家机关报记者,在这个采访过程中,他并没有提问,而是一直耐心地倾听。就这样,此消息在他笔下不胫而走,一时舆论哗然。”

“何不食肉糜”书记万庆良的信口雌黄,让@李佳佳Audrey想起了另一桩说漏嘴的趣事:“几年前广州一保障性住房工程竣工,时任市长的万庆良致辞,突然脱稿吟诗:‘李白说得好啊,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台下记者面面相觑,这不是杜甫说的么。”

类似的传闻不一而足,@王才亮律师需要更坚硬的事实来作为论据:“不争的事实是其主政广州,热衷拆迁,且有两大败笔:二沙岛拆违和城中村改造,引起民愤。其中,扬箕村民李洁娥的跳楼和洗村村民的团结抗争是这场较量的焦点与拐点。”这也正是中山大学地理与规划学院教授袁奇峰需要炮轰之处:“因为广州中新知识城规划的挫折,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说:不要再叫我‘规划之父’了,我在广州遇到了‘规划之神’。出事官员大多不尊重科学,不知道常识,在山顶开挖大湖,在山地建百米大道,疯狂又狂妄。”

不论是有苦难言事后吐槽,还是见大势已去墙倒众人推,念及鲤鱼跃龙门的艰辛不易,@廖睿唏嘘不已:“两人都出身普通农民家庭,家境贫寒,为了供其读书,父母几乎是倾家荡产。他们读书出来后,机缘巧合,跟了大人物,做了大官。但最终没有把握住自己,因为腐败,重新回到了起点。真的很感慨。不是‘红二代’,还想混官场,早晚被‘大人物’卖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出品 徐达内.COM,本文责编 霍默静 mojing.huo@ftchinese.com)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