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盗版的《事情正在起变化》  

2014-05-31 13:57:23|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05-30 15:46:44|
      《环球时报》的名字虽然叫“环球”×报,但它并不能真的代表环球。 毕竟,虽然名字起的口气不小,相对于全球几十亿人,它的拥趸只是一小撮。 当然,我这样评价它其实是在无的放矢,因为并没有×报×刊在那里声称自己代表了环球几十亿。环球×报就是有万般不是,我也不该先给它捏造一个子虚乌有的“环球代表证”然后批评它招摇撞骗。可是《环球时报》并不认可这种做法。今天又读到它的一篇社论《“公知”代表不了中国知识分子》,仔细揣摩它的逻辑,原来就是这样一种伎俩:先捏造一个 “公知”代表中国知识分子的靶子,然后棍棒相加,批倒批臭,最后昂起头来,得胜还朝。它扬言, “公知”代表不了中国知识分子。言下之意颇为不满 “公共知识分子”这个称谓。可是,一定按照这样的逻辑,环球时报就应改名叫《环球一小撮时报》,因为“环球”×报代表不了环球。仍然按照它的行文和逻辑风格,就该是:
       “环球这一小撮”是当下标识度最高,引起争议也最大的一个圈子。包括他们的支持者,共同组成中国社会的一支舆论力量。他们话语权高,有一定的影响力和行动力,他们在中国社会里拉起了一个“价值观山头”,构成了中国社会以往很不熟悉的意识形态现象。
 
  中国的大多数知识分子则融入了改革开放塑造的民族复兴大潮,他们的原有知识分子标识被各自的职业特征冲淡。他们人数众多,但大体加入了“沉默的大多数”,与 “环球这一小撮” 相比,他们在舆论场上暗淡无光。 
 
       我们当然知道“环球一小撮”是怎么回事儿。但是这样有意思吗?无聊! 
 
     该社论上来就说,“知识分子的概念在中国变得宽泛而模糊了,但舆论对它的使用频率并未降低。近日有名人通过网上媒体抱怨,继上世纪“反右”和文革之后,近年来的“反宪政”、“打公知”等行动是对知识分子的又一次妖魔化。该名人说的是事实吗?”
 
       答案是这还不是事实的全部。事实是比这还要严重。
 
        继上世纪“反右”和文革之后,近年来的“反宪政”、“打公知”等行动不止是对知识分子的又一次妖魔化,而且是在思想领域的一次全面的倒退和反动。环球时报的这篇社论,不过是《事情正在起变化》的一个翻版,或者说,盗版。
 
       该社论又说“值得一提的是,针对上述意见,立刻有人在互联网上反唇相讥,称真正的知识分子在实验室里,在发射场上,在深山、海洋、大漠,甚至在南北两极,而他们却“经常无端遭到你们这群姿势分子的挖苦、嘲弄”。这种回应是社会的代表性意见吗?”
 
      用 “有人”云云,似乎说明“环球”诸君不好意思直接认领。就这种藏头露尾的表态,还故作卖萌地问是不是“社会的代表性意见”,那些个“自信”哪里去了?
 
       可以提醒一下胡锡进胡老板及其伙计们,在小小环球的亚洲东部,有个与我等同文同种的半岛政权,绝对没有“公知”,“真正的”“知识分子在实验室里,在发射场上,在深山、海洋、大漠(暂时还没发展到在南北两极)”,天天钻研核试验,夜夜歌颂红太阳。他们的确“经常无端遭到”我们“这群姿势分子的挖苦、嘲弄”。可按照“环球”的逻辑,什么才是“社会的代表性意见”?羡慕?敬佩?崇拜?学习?
        滑稽的是,“作为中国这样的大国国民,尤其是做中国的知识分子是件挺开心的事。如今,我们身处当今世界大变局的中心,许多世界级的话题都与我们有关,可以参与其中讨论,中国人的生活因此有了额外的意义。中国所处的地缘政治竞争以及面临的改革,使我们有强烈的风雨兼程感,中国的学者因此没有时间寂寞。”——说这话的是哪位“姿势分子”?胡锡进胡老板!“互联网上反唇相讥”的有人能想得到吗?其实,《敌友之间》和《录以备考》的作者也是同一个人。
 
      该社论说,如果说知识分子在今天仍是一个可以识别的大群体,那么这个群体显然是分裂的,他们构成了社会多元化最突出的标志。那些自感压抑,并认为受到“妖魔化”的人,应当说是知识分子群体很小的一部分。他们曾经比较喜欢“公共知识分子”这个称谓,但由于舆论场将其缩略为“公知”,并且丑化了它,现在这样自称的人少了。
 
       你看,“环球”就这水平,若辩若供。真理从不以多少来论,而蓄意丑化他人的,自身往往丑恶不堪。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胡锡进是良心发现,想反戈一击告诉我们这个社会出了什么问题吗?
 
       该社论说,公知和他们的支持者组成了一个个小圈子,由于他们以知识分子形象抛头露面多,一定程度上“垄断”了舆论场中知识分子的称号。他们当中少数人发展成“异见人士”,与国家体制直接对抗,这一切营造了知识分子“受打压”的印象。
 
       瞧瞧,胡君要是生在明清,就是单靠向朝廷举报士人“谋反”也一定会飞黄腾达。可是,他应该晓得即便在封建时代,也要“诬告反坐”。归安县令吴之荣这号人,据说虽然丧心病狂,却未曾绝后。
 
      该社论说, 真实情况是,改革开放的几十年是中国历史上知识分子群体扩大最快、也最有成就的时期。知识分子是推动中国综合进步的生力军,他们与中国建设实际形成了前所未有的紧密联系。他们有时不再像“知识分子”,正是缘于他们对国家和社会主流实践的深度融入。
 
       这段话前言不搭后语,里面的逻辑十分诡异。我们只知道,类似胡锡进诸君“不再像知识分子”,是因为他们能在义和团运动中发现商机,是因为他们拿到了人民传媒的股份后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商业民族主义发财路子。
 
        该社论标榜,最重要的恐怕是,所有强调自己是知识分子的人,要把国家和民族利益真正放到个人和小团体利益之上。
 
      这话听上去很美。可是,就“商业民族主义”模式而言,“商业”不过是卖报纸,“民族主义”是卖点。与街头兜售“大力丸”相比,也不过就是前者是靠规模取胜而已。整日里把“国家和民族利益”挂在嘴边的个人和小团体,都是环球时报的优质客户,却未必与“知识分子”有什么关系。
 
       该社论说,知识分子应怎么做,是参与建设,还是从事批判,这是高度争议的问题。但是以下几点或许有助于我们理清思路。首先,无论从哪个角度,我们应促进解决中国问题,而不是制造更多的问题。我们应增进社会的团结能力,而不是挑动社会的对抗热情。我们应维护中国改革开放和民族复兴进程的安全,而不是把它推向可能中断的风险。最重要的恐怕是,所有强调自己是知识分子的人,要把国家和民族利益真正放到个人和小团体利益之上。多元化的深层原因是利益多元化,一些公知把对个人和小圈子利益的追求表现成对公共利益的维护,对这个问题的质疑越来越多。知识分子这个概念,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总的来说保持着一份庄重和崇高,人们对知识分子帮助实现国家的进步与繁荣有着很多期待。知识分子切不可辱没了这一光荣的称谓,也不可辜负历史在21世纪所分配给我们的突出角色。
 
        瞧瞧,说着说着,环球诸君开始称兄道弟拉近乎,开口闭口“我们”“我们”如何。——可别!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你们环球诸君不妨继续与朝鲜同道一起在“实验室里,在发射场上,在深山、海洋、大漠,甚至在南北两极”以及编辑部里或默默奉献,或歌功颂德。而我们“这群姿势分子”恐怕要继续令你们失望。我们不代表所有的知识分子,我们只代表自己。我们的生活可以没有环球时报。千士之诺诺,不若一士之谔谔。你们继续讲你们的大局,我们继续坚守我们的良知。“反宪政”、“打公知”,以及红旗环球口诛笔伐,都无所谓,“虽千万人,吾往矣。”如此,知识分子才不会辱没了这一光荣的称谓,也不辜负历史在21世纪所分配给我们的突出角色。会造原子弹的钱学森是知识分子,坚持威武不能屈的马寅初也是知识分子,珍视独立思考的顾准更是知识分子。但无论社论写得再多,身价再高,人格不超过五毛钱的人,一定不配称之为知识分子。
       焚完书,坑完儒,还能认字识书走到前台来宣读诏书“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知识分子切不可辱没了这一光荣的称谓”的,也就只能是赵高这类太监公公了。此时除了他们,别人都不会认字识书。能不得意吗?胡锡进君,这就是您所说的“复杂中国”吗?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