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听邓小平的,还是听王小石的?  

2014-05-27 11:44:12|  分类: 参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邓小平的,还是听王小石的?

2013-08-06 12:11:45
分类:未分类

“民主化”大方向不容否定!

——略评王小石文章的主要错误

王占阳

听邓小平的,还是听王小石的? - xingfakewai - 刘小生的博客

听邓小平的,还是听王小石的?

  王小石的文章强调“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这在原则上没有错,尽管在论证上漏洞百出,学术上完全不及格,而且文中对“微博上的天使、导师、公知”的诽谤和谩骂不堪入目,也实在是太不象话了!

  但该文的主要问题并不在这里,而是在于:借口“中国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着力否定“民主化”,宣称搞“民主化”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就是制造动乱,就是让国人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肯定苏联模式的政治体制,否定我国实行民主化改革的必要性。作者反复肯定斯大林时代,对于苏联模式的政治体制的重重弊端及其造成的严重后果讳莫如深,又把我国现行的基本上仍然属于苏联模式的政治体制奉为神圣不可侵犯的“社会主义体制”,这在实质上就是继续肯定已被小平同志明确否定的缺乏民主的苏联模式政治体制,因而也就否定了我国实行以民主化为取向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必要性。

  二是全盘否定民主化,完全排除了走“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化”之路的可能性,彻底否定了“民主化”大方向。文章故意将“民主化”仅仅界定为苏东剧变式的、短期内急剧转变一种形式,并通过这种民主化在俄国曾经导致的严重后果(该文严重地夸大了这种后果)、以及它有可能在中国导致的更严重的后果,把“民主化”完全等同于了制造动乱和灾难,对“民主化”实施了彻底的妖魔化。文章又借戈尔巴乔夫之口说:“不要搞什么民主化 ,那样不会有好结果!千万不要让局势混乱,稳定是第一位的。”这就更加直接、彻底地否定了“民主化”大方向。文章始终贯穿了“欧美那一套资本主义政治模式”与苏联模式的政治体制的两极对立,完全排除了邓小平设想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化”,因而也就完全否定了我国实行以“渐进性民主化”为取向的政治体制的必要性。

  王小石文章对于“民主化”集中火力妖魔化的做法表明,他所攻击的重点已不是“宪政”,而是转向了“民主化”。这是一个值得高度警惕的新现象。

  毋庸赘言,否定“民主化”大方向,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彻底背叛。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民主化的论述甚多,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本文想着重指出的是:根据邓小平理论、十八大报告和主席讲话,该文根本否定“民主化”大方向,也是非常错误的。“民主化”大方向不容否定!

  在这呈,简要地重温一下邓小平同志关于“民主化”的重要论述,显然是很有必要的。

  1978年12月,小平同志在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主旨报告中明确指出:“在过去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离开民主讲集中,民主太少。”[1]确认中国“民主太少”,这显然是一个新的、实事求是的重要判断。

  正是基于“民主太少”的正确判断,他又在建国30年后,重新提出了国家“民主化”的大目标。

  1979年3月,他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一文中首次明确提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我国要实行和实现“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化”。“民主化和现代化一样,也要一步一步地前进。”[2]

  从那时起,他先后不止10次地从正面使用过“民主化”一词,进一步地阐述了他在“民主化”问题上的基本主张。

  如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一文中,他就进一步提出:“切实改革并完善党和国家的制度,从制度上保证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民主化、经济管理的民主化、整个社会生活的民主化,促进现代化建设事业的顺利发展。”[3]在这里,邓小平一口气讲了三个方面的“民主化”,完整地概括了他所说的“民主化”的基本内容,指出了实现“民主化”的基本路径就是实行政治体制改革。

  又如,他在谈到香港问题时又转而主动提出:“大陆在下个世纪,经过半个世纪以后可以实行普选。”这种普选将是包括“高层搞直接选举”在内的各级政权“普遍实行直接选举”的普选。“搞普选,也要有一个逐步的过渡,要一步一步来。”[4]也就是说,不是要拖到21世纪中叶才以激进方式突然实现普选,而是在此之前就要逐步实行普选制。这就更加明确了中国“民主化”的核心内涵和基本道路。

  再如,他在关于十三大报告的谈话中还进一步指出:要“把中国变成一个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国家”,“关键在于不断地总结经验,使我们党的生活民主化,使我们国家的政治生活民主化。”[5]这就是说,实现“现代化”的“关键”就是推进“民主化”。

  同样值得重视的是,在邓小平提出的“富强、民主、文明”三大目标中,“民主”就是“民主化”目标之实现。十八大报告进一步提出的“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其中的“民主”也是“民主化”目标之实现。十八大报告中的这句话也是习近平主席所讲的“中国梦”的核心内涵,所以“中国梦”也包括“民主梦”。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没有“民主梦”也就没有“中国梦”。

  如此等等。

  由此,我们也就可以明确:既要坚持邓小平理论,贯彻落实十八大报告,实现“中国梦”,那就必须坚持逐步实现“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化”这个大原则,绝不能否定“民主化”这个大方向!这是一个重大的原则问题,原则是必须坚持的!

  小平同志曾经指出:

  “要继续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这是三中全会以来中央坚定不移的基本方针,今后也决不允许有任何动摇。”

  对!“继续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努力实现“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化” ,现在也“决不允许有任何动摇”!

  在坚持“民主化”大方向的问题上,我们只能听邓小平的,绝不能听王小石的!

  否定“民主化”的后果将会非常严重。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将会因此再度中断,中国人民也真的会陷入比苏联解体后的阵痛更加痛苦的灾难之中。

  只有通过“民主化”才能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才能建成够格的社会主义,也才能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这就是“民主化”大方向不容否定的更根本的理由和原因。

  至于王小石文章的其他一系列错误,专家和网友们已经有诸多论述,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附录:《政改路线图与人大改革路线图》

  【按:王小石文章把“民主化”界定为短期内急剧转变一种形式,并以其后果否定“民主化”大方向,这是根本错误的。欧美各国的民主化都是长期的、渐进的。邓小平设想的中国民主化道路也是较长期的、渐进的。这种民主化不仅不会导致大动荡,而且还能够从根本上保持社会稳定。根据邓小平的顶层设计和中国的客观实际,我在认真研究的基础上写出了《政改路线图与人大改革路线图》一文。现将该文附录如下,以表明中国走较长期的、渐进性的民主化道路也是可行的。】

政改路线图与人大改革路线图

王占阳

2013年3月10日美国《侨报》

  【《侨报》编者按: 政治学者王占阳勾画的“政改路线图”指出:未来十年,前五年以充分实现新权威主义政改为重点,后五年以全面展开和实现县级民主改革为重点。民主化进程又可分为两大阶段:先用20年时间(2017-2037)实现初步的民主化,再用10年时间(2042-2052)达到以全面直选为基础的高度民主。】

  最近高层强调改革要有路线图,这是积极的。政改不能随波逐流,否则它就会翻船。政改特别需要理性的力量,而符合普遍规律、普遍原则和客观实际的政改路线图,就是一种重要的理性力量。  

一、未来政改路线图(2013-2052)


  从总体上看,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应有两种类型、两种阶段。一是新权威主义的改革,即在威权政体框架基本不变的前提下有限推进现代政体建设的政改。从十三大到十八大,所有政改都是这种类型的改革。二是民主改革,即以逐步落实普选制为基础的系统的民主法治建设。这就是尚未出台的新政改。
  如果讲政改路线图,先实行新权威主义政改,然后再适时转入民主改革,这就是最根本的政改路线图。这是邓小平理论和十三大报告已经提出的最根本的顶层设计,也是中国政改和现代化建设走向成功的历史必由之路。邓小平说得好:中国“在经济上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关键在于不断地总结经验,使我们党的生活民主化,使我们国家的政治生活民主化”。
  我们应当据此更加深入地考虑中国的政改路线图。
  未来十年,前五年宜以充分实现新权威主义政改为重点,着力完成历史遗留的这类政改任务,同时积极筹备和试点未来的民主改革。
  后五年宜以全面展开和实现县级民主改革为重点,同时继续巩固和扩大县以上新权威主义政改之成果,从而成功地开拓出中共领导的民主化道路。
  未来十年政改能否成功的最大关键,就在于五年后能否转入民主改革。
  这是因为,一般说来,只有通过民主改革才能决定性地把权力装进民主法治的笼子里去,也只有适时启动民主改革才能给人民以希望。特殊说来,目前的所有因素、现象和趋势都已表明,这个时间点实际已是中国安全稳妥地转向民主改革的最后机遇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失去了改革的最后机遇,革命就要登场了,而革命并非中国之福。
  所谓“五年后转入民主改革”,并不是说应当急剧地实现民主化。邓小平说得对:“民主化和现代化一样,也要一步一步地前进。”
  毋庸赘言,民主化的基础和核心是选举民主化,民主化的发展阶段也应据此规划和划分。
  根据未来发展的可能性,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可以分为两大阶段。
  一是先用20年时间(2017-2037)实现初步的民主化。也就是,如果从2017年开始转入民主改革,以每次换届选举上一个台阶计算,中国可以用20年时间先后实现县、市、省、中央四级的选举改革,以及以此为基础的综合配套改革。由于这种选举民主还是直接选举与间接选举相结合的选举民主,所以它还是初步的民主化。以此为基础所实现的,也还是初步的民主法治。
  二是再用10年时间(2042-2052)达到以全面直选为基础的高度民主。邓小平设想:“大陆在下个世纪,经过半个世纪以后可以实行普选”。他又指出,这种普选不是指直接选举与间接选举相结合的普选,而是指包括“高层搞直接选举”在内的“普遍实行直接选举”的普选制度。这种普选就是邓小平设想的“高度民主”的核心内容。以此基础的整套民主法治制度就是“高度民主”。


  二、未来人大改革路线图(2013-2052)


  在上述政改路线图中,人大改革首先是新权威主义政改的重要内容,进而又是民主化改革的核心内容。由此,这种政改路线图也就包含了人大改革路线图。简要地说,这种路线图应当是:
  1、未来五年着重深化新权威主义范畴的人大改革。这种改革的根本特征就在于:在暂未实现选举民主化的现实基础上,参照未来民主化后的理想目标模式,从实际出发,着力推进和实现人大自身的组织结构、会议制度、实际职能、活动方式等方面的改革。虽然这种改革还是有限的,不可能达到理想目标,但也是重要的。
  与此同时,还应研究、准备人大的民主改革,并认真试点。
  2、五年后开始转向着重推进人大的民主改革,即以实现选举民主化为核心的综合配套改革。力争经过2017年、2022年两次换届选举,除在极少数特殊地区外,在县和县级市全面实现这种人大改革,从而使全国70%以上的人口初步进入民主化时代。
  与此同时,还应继续巩固、发展县以上新权威主义范畴的人大改革,并着手研究、准备和试行市级(地级市和省会城市)的民主化范畴的人大改革。
  3、从2027年到2037年,在已经实现了县级民主化的基础上,历经2027年、2032年、2037年三次换届选举,逐级实现市、省、中央三级人大的间接选举改革和相应的综合配套改革,从而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初步的民主化。
  4、从2042年到2052年,在已经实现了间接选举民主化的基础上,再历经2042年、2047年、2052年三次换届选举,逐级实现市、省、中央三级人大从间接选举到直接选举的改革,以及相应的综合配套改革,从而最终实现邓小平设想的到本世纪中叶实现“高度民主”的伟大目标。


  三、两种人大改革的主要内容


  邓小平所说的“使我们国家的政治生活民主化”,无疑包括了人大民主化。这就是人大改革的根本方向。
  虽然新权威主义的人大改革是在尚未实现选举民主的前提下的改革,它也因此并未超出威权政体的基本框架,但这种改革仍然是以民主法治为方向的,否则它们就不是改革。
  虽然威权政体框架必然会限制它的实现,只有选举民主才能使之充分实现,但在积极进取的官民合力之下,它的大幅推进仍然是有可能的,消极力量对它的扭曲也能得到相当的抑制,这就使之既能满足当前需要,又能为选举改革后的综合配套改革积累相当的要素条件。
  凡在尚未实现选举民主化的地方都应实行这种人大改革。但这种应然性究竟能在多大的程度上变为实然,谁也说不准。这是一个充满了偶然性、随机性的地方,我们只能主张尽可能地推进和实现这种改革。
  这种人大改革所应有的主要内容如下:
  1、大幅扩大全国人大常委会规模,使之从175人至少增加到400人左右。其他各级常委会的规模也应适当扩大。
  2、全面实现人大常委专职化。同时试行少量一般代表的专职化,以使“在人大设立代表联络机构”的制度得以落实。
  3、大幅延长人大常委会会期。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法定会期至少应在6个月以上。其他各级人大常委会的会期也都应当延长。延长会期后,大部份时间用于研讨财政问题。
  4、沿着发展民主法治的方向,进一步改革人大的组织制度、议事程序和会议制度。这方面可做的事情还很多,而且总体上很重要。
  5、大幅提高人大常委会会议的透明度。这在选举改革尚未到位的情况下,尤为选民影响人大决策的关键环节。
  6、以“党作原则性决策、人大详细讨论决定”为原则,继续改革执政党与人大的关系。
  7、规定只有经过人大立法才能征税,并使之落实。政府收费也适用该条。
  8、落实人大的预算决定权,推进财政预算公开化和法治化,逐步实现预算硬约束。
  9、将政府审计部门划归人大,使人大拥有审计权。
  10、使人大拥有对于机构编制的决定权,以立法防范行政机构自我膨胀。
  以上各项改革,凡是未能在新权威改革中获得实现的,均应在人大的民主化改革中获得实现。
  人大的民主化改革所应有的核心内容如下:
  1、实行竞争性普选。1949年至今,中国的宪法和选举法规定的都是普选制,但邓小平仍然提出将来要搞普选,这无疑是很务实的。真正落实普选制的关键就在于实行竞争性选举。为此就要对现行选举法进行较多的修订。
  2、实行一党执政制与普选制相结合的新型普选制度。这种普选制的特征主要是:在法律上规定人大70%的席位为政党席,专属中共和民主党派,30%的席位为非政党席,由公民自由选举产生。这就可以既保障中共长期执政、又能展开自由竞选了。
  3、调整人大规模,取消人大常委会,实现人大代表平权化。
  4、在选举改革的基础上,使前述在威权政体中无法完成的改革任务得以基本完成,从而使人大成为真正的最高权力机关。
  5、随着人大切实成为最高权力机关,深入改革人大与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的关系,从而实现整个权力结构的民主法治化。
  6、在上述基础上,形成十三大报告构想的“以党领政”的新型政党制度,从根本上告别以党代政的旧政体。
  7、通过间接选举向直接选举的转变,最终实现高度民主。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