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朱嘉明  

2014-04-20 09:34:07|  分类: 参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112日朱嘉明在维也纳大学召开的

《革命与改革:辛亥百年国际学术研究会》致闭幕词

 2012年1月12日朱嘉明在维也纳大学召开的


《革命与改革:辛亥百年国际学术研究会》致闭幕词

 

谢谢所有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朋友,以及我的维也纳大学的同事为这次会议所作的努力和贡献。

这是一个很成功的学术会议。因为通过这次会议,与会者实现了某些“共识”。中国现在讲共识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因为“共识”不同于共产党的“统一思想”。过去在中国有一个说法:国民党税多,共产党会多。共产党需要通过会,实现“统一思想”,再形成各类文件,以求统一行动。“统一思想”的基础是意识形态。共产党的高度组织力量是以“统一思想”为前提的。但是,“统一思想”保证了共产主义一度的成功,但是,也导致了共产主义的失败。昨天我讲中西方百年互动,其中,讲到广义的西方制度具有可持续性,不仅因为经济制度的自由特征,而且因为思想自由,没有“统一思想”。为什么思想自由比统一思想的制度来得更持久呢?其实很简单,每一个人都没有办法管理别人的思想,连自已的思想都没有办法管理。让人们只有一个思想、一种思想方法、一种思想路数、一个理论基础,不可能是常态和持久。

按照这样的标准,此次学术会议之所以是成功的会,不在于统一了什么思想,得到了什么相同的结论,而在于找到了一些基本的分歧,形成了关于界定分歧的“共识”。而因为这些分歧形成新的思想空间。有了思想空间,就可以推动精神运动。精神运动在我看来是最神圣的。

中国在几年时间内就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加工基地,最大的世界工厂。遗憾的是,在中国成为最大的加工基地,最大的外贸出口国的时候,却难以产生真正的精神产品,离一个最大的思想加工厂非常之遥远!这就说明,思想的生产远远比物质生产要困难得多。此次会议其实是一个小小的思想工厂出产产品的过程,产生了一些想法,即一些半成品。一个会议成果与否,是看当会议结束了以后,每个人的脑子里留下了什么东西?是否还继续思考。此次会议无疑可以做到这一点,这才是一个会议的成绩。

我认为,此次会议至少留下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供我们持续思考:

第一,中国的转型完成了没有?中国因为没有足够的思想自由,大家常常要通过选择某个历史时期作为参照系来对比当下。所谓的中国左派,在我眼里,是非常值得理解的。他们都觉得现在不好,于是就说“毛时代”好,其实,其中的不少人并没有“毛时代”生活的经验;说“毛时代”不行,有人就选择了民国,于是,就有了民国“粉丝”;说民国还不够,大家就追溯到前清;说前清还不够,就追溯到远古,秋风先生一直追溯到孔子。(笑)

我是一个中国人,有的时候觉得很伤感。但是,绝大多数时间觉得很自豪。这是因为,在过去一百年时间里,中国做了所有的试验:包括资本主义、自由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等等。“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就开始改革开放。中国人民还经历了各种战争,付出了那么多的生命。老百姓没有过过一天平静的日子。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没有一个民族像我们这样在过去一百年里做了这么多试验。没有!我在西方呆了二十二年,感受到西方的生活一百年前和现在差不多。而中华民族今天还在思考,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民族。我们得出一个结论,经过一百年,转型还没有结束。中国还需要被试验,这是中国人的宿命。只是我希望在这一次试验中我们要有更多的主动性,不要再试验一百年了。

第二,中国要追求什么样的目标?我认为,目标是使广大中国人能过上自由的、不受压抑、平等的生活,实现中国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可持续发展。现在讲可持续性,主要讲环境,而我认为,最重要的可持续是制度。一个正常和成熟的制度,并不要让大家一天到晚来讨论什么政治改革,更没有必要天天讲要推动“宪政”。

第三,对中国未来的预期。关于中国未来,这个会没有得到结论。过去一百年来已经证明,中国不是一个线性发展的国家。中国社会时间越长,它 “负面”和“正面”的存量就越大,社会转型的成本随之累积。常常出现旧的转型还没有完成时,新的成本又累积上来了。中国下一步怎么转型,需要寻求一种共识,寻求一个中国发展的边界和底线。不论是保守主义还是激进主义,在我的观点里,都应该找到边界。共识的前提是妥协。如果讲和谐社会,和谐社会的前提是妥协。中国古代的皇帝是明白这一点的,每到执政之前,先要大赦一批人,其实就是一种妥协,一种让步。如果不懂得让步,不懂得妥协,就谈不上和谐。

我记得的第一次纪念辛亥革命是1961年,那年我十岁。北京纪念活动的讲话人似乎是吴玉章先生,他是辛亥革命元老。到了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的时候,参加辛亥革命的人已经没有多少了。而今天讨论辛亥革命,或者讨论辛亥建国的人,都不是身临其境的人。

历史和我们现在讨论的人的理解有很大的差别。我们这代人实际上是借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时刻,寻求一些共识,目的还是面对和正视现实,走向未来。

 

谢谢所有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朋友,以及我的维也纳大学的同事为这次会议所作的努力和贡献。

这是一个很成功的学术会议。因为通过这次会议,与会者实现了某些“共识”。中国现在讲共识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因为“共识”不同于共产党的“统一思想”。过去在中国有一个说法:国民党税多,共产党会多。共产党需要通过会,实现“统一思想”,再形成各类文件,以求统一行动。“统一思想”的基础是意识形态。共产党的高度组织力量是以“统一思想”为前提的。但是,“统一思想”保证了共产主义一度的成功,但是,也导致了共产主义的失败。昨天我讲中西方百年互动,其中,讲到广义的西方制度具有可持续性,不仅因为经济制度的自由特征,而且因为思想自由,没有“统一思想”。为什么思想自由比统一思想的制度来得更持久呢?其实很简单,每一个人都没有办法管理别人的思想,连自已的思想都没有办法管理。让人们只有一个思想、一种思想方法、一种思想路数、一个理论基础,不可能是常态和持久。

按照这样的标准,此次学术会议之所以是成功的会,不在于统一了什么思想,得到了什么相同的结论,而在于找到了一些基本的分歧,形成了关于界定分歧的“共识”。而因为这些分歧形成新的思想空间。有了思想空间,就可以推动精神运动。精神运动在我看来是最神圣的。

中国在几年时间内就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加工基地,最大的世界工厂。遗憾的是,在中国成为最大的加工基地,最大的外贸出口国的时候,却难以产生真正的精神产品,离一个最大的思想加工厂非常之遥远!这就说明,思想的生产远远比物质生产要困难得多。此次会议其实是一个小小的思想工厂出产产品的过程,产生了一些想法,即一些半成品。一个会议成果与否,是看当会议结束了以后,每个人的脑子里留下了什么东西?是否还继续思考。此次会议无疑可以做到这一点,这才是一个会议的成绩。

我认为,此次会议至少留下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供我们持续思考:

第一,中国的转型完成了没有?中国因为没有足够的思想自由,大家常常要通过选择某个历史时期作为参照系来对比当下。所谓的中国左派,在我眼里,是非常值得理解的。他们都觉得现在不好,于是就说“毛时代”好,其实,其中的不少人并没有“毛时代”生活的经验;说“毛时代”不行,有人就选择了民国,于是,就有了民国“粉丝”;说民国还不够,大家就追溯到前清;说前清还不够,就追溯到远古,秋风先生一直追溯到孔子。(笑)

我是一个中国人,有的时候觉得很伤感。但是,绝大多数时间觉得很自豪。这是因为,在过去一百年时间里,中国做了所有的试验:包括资本主义、自由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等等。“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就开始改革开放。中国人民还经历了各种战争,付出了那么多的生命。老百姓没有过过一天平静的日子。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没有一个民族像我们这样在过去一百年里做了这么多试验。没有!我在西方呆了二十二年,感受到西方的生活一百年前和现在差不多。而中华民族今天还在思考,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民族。我们得出一个结论,经过一百年,转型还没有结束。中国还需要被试验,这是中国人的宿命。只是我希望在这一次试验中我们要有更多的主动性,不要再试验一百年了。

第二,中国要追求什么样的目标?我认为,目标是使广大中国人能过上自由的、不受压抑、平等的生活,实现中国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可持续发展。现在讲可持续性,主要讲环境,而我认为,最重要的可持续是制度。一个正常和成熟的制度,并不要让大家一天到晚来讨论什么政治改革,更没有必要天天讲要推动“宪政”。

第三,对中国未来的预期。关于中国未来,这个会没有得到结论。过去一百年来已经证明,中国不是一个线性发展的国家。中国社会时间越长,它 “负面”和“正面”的存量就越大,社会转型的成本随之累积。常常出现旧的转型还没有完成时,新的成本又累积上来了。中国下一步怎么转型,需要寻求一种共识,寻求一个中国发展的边界和底线。不论是保守主义还是激进主义,在我的观点里,都应该找到边界。共识的前提是妥协。如果讲和谐社会,和谐社会的前提是妥协。中国古代的皇帝是明白这一点的,每到执政之前,先要大赦一批人,其实就是一种妥协,一种让步。如果不懂得让步,不懂得妥协,就谈不上和谐。

我记得的第一次纪念辛亥革命是1961年,那年我十岁。北京纪念活动的讲话人似乎是吴玉章先生,他是辛亥革命元老。到了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的时候,参加辛亥革命的人已经没有多少了。而今天讨论辛亥革命,或者讨论辛亥建国的人,都不是身临其境的人。

历史和我们现在讨论的人的理解有很大的差别。我们这代人实际上是借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时刻,寻求一些共识,目的还是面对和正视现实,走向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