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中国法治的试金石  

2014-11-24 09:03:10|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瑜案是中国法治的试金石

据《环球时报》社评,高瑜涉嫌“为境外机构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昨天在北京做不公开审理,西方媒体和人权组织纷纷指责中国“侵犯人权”,宣称高瑜案与中国依法治国的主张“背道而驰”。据西方媒体报道,曾公开认罪的高瑜昨天在庭上拒绝接受指控,法庭未当庭宣判。

《环球时报》社评说:未向社会公开的中央文件是国家机密,这是中国社会的常识。尽管任何国家里机密的边界都有模糊之处,但在中国中央机密文件属于国家秘密,《保密法》讲得很清楚,民间也毫无疑议。

民间有无疑议不是由《环球时报》说了算。我作为民间一份子,就有权利质疑。

中国法律概念中的国家秘密有两种。一种从内容上判定,一种从形式上判定。后者指有权机关核定密级的任何材料。但是,按照现有规定,这所谓的“有权机关”理论上能将任何材料核定成“绝密”,把什么材料定为国家秘密全凭自身的自由裁量。这种权力不存在任何法律制约方式。公民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若因此受到侵害,亦不存在任何法律救济途经。按照这种制度,这“有权机关”,只要它愿意,理论上能让全国人都变成法律意义上的哑巴。

这种制度当然是极为荒谬、变态和专横的。全国人民没有变成哑巴,不是因为这种法律制度不存在,而是要感谢“有权机关”的克制和自觉,以及它的心情。

那么这“有权机关”的克制和自觉体现在什么方面呢?体现在它核定密级的时候要考虑材料的内容。这说明,什么是国家秘密,本质上还是要取决于内容,而不是形式。

这种保密制度的荒谬、变态和专横,在“有权机关”自身完全克制和自觉的时候,被掩盖了。但这种自觉和克制取决于“有权机关”自身的心情,并非一直可靠。

回到国家秘密的概念上来。如果仅凭某种形式,即“有权机关”的核定,却在内容上没有充分理由,就成为可以入人以罪的所谓“国家秘密”,这种做法就赤裸裸地体现了权力的荒谬、变态和专横。这样的“国家秘密”,虽有法律(《保密法》)根据,却毫无法理根据。恶法非法。

因此,高瑜是否有罪,不能取决于涉案“文件”是否属于“未向社会公开的中央文件”,而是取决于这种文件内容的性质,即文件泄露是否危害国家利益。

按照《环球时报》所说,“那份中央机密文件涉及中央对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部署,政治性强”。——这叫什么话?!这是共公开的理由,而不是保密的理由。“该文件的泄露导致中方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没说“该文件的泄露导致”危害哪些国家利益,只去强调“导致中方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这就毫无说服力!

《环球时报》还说,通过制定中央文件并层层向党内及社会传达,这是中国治理的重要方式之一。——如此说来这文件本来就该传达。越级传达就成了“泄露国家秘密”?能说说这样会如何危害国家利益吗?

经过层层传达,我等小民、基层党员也有幸耳闻“中央对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部署”。毕竟,再伟大的部署,也要付诸基层实施。“中央对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部署”完全可以光明正大,我就纳闷了,哪有啥需要藏着掖着以至于鬼鬼祟祟呢?但是开会传达的领导不干,又是强调不准记录,又是说明没见文件——他原来是怕泄露国家秘密啊。搞得跟地下党似得。你不让我们看文件,那这“工作部署”到底是真是假啊?反正,我越听越觉得不像是真的。

《环球时报》说:“西方舆论强调,高瑜外传的中央文件“不应当是秘密”,中国对国家机密的定义十分模糊,成为人权的一个“陷阱”。这是他们的看法和强词夺理。”

我以一个中国法律工作者的身份强调,中国对国家机密的定义十分模糊,成为人权的一个“陷阱”。这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我热爱自己的国家,而且不像《环球时报》的诸位那样熟悉西方舆论。我真的不关心西方舆论怎么看。但我接受不了中国的报纸强词夺理。假如《环球时报》关于国家秘密的说法成立,那么《环球时报》已经不知多少次泄露国家秘密。高瑜外传的中央文件“不应当是秘密”,取决于这份文件的内容,不取决于西方舆论。《环球时报》要是不了解内容,就不要乱说话;要是了解内容,请感受一下了解这种内容对国家利益有什么危害。凭什么说胡锡进诸君知道了没有危害,别人知道了就危害国家?一个新闻媒体,不是站在言论自由和知情权的立场上说句公道话,却与权力一起挥舞“国家秘密”这根大棒,对一位七十岁的新闻老前辈落井下石,这是什么嘴脸!这是什么世道!

1975 227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遵照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决定,给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文件,要求判处张志新死刑,罪名是现行反革命,恶毒攻击领袖。临行前。张的喉管被隔断,理由是她已经被剥夺了言论自由。最绝的是,这样残酷对待一个政治犯,在当时是有充分事实和法律根据的。——这并不能洗刷一干刽子手的责任。

39年过去了,高瑜比张志新幸运吗?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任仲夷曾就张志新冤案的专题说:从张志新被害事件中,人们更加深刻地理解到,没有健全的社会主义民主和社会主义法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变成法西斯专政。高瑜案,是中国法治的试金石。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