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恩师郭明瑞  

2013-10-27 04:14:26|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老师是我们班的民法老师。教我们民法的另一位老师房绍坤先生也是一位很有成就的法学家。他们两位先后担任烟台大学的校长。我现在经常想,大学期间能有这么好的两位老师教我们民法,真是我们求学过程中最大的幸运。 

      烟台大学是北大和清华援建的一所年轻大学。建校时7位校领导中,有5位是北大清华的援建干部,学校的中层领导中来自北大清华的有23 位,讲台上挥鞭执教的也大半是两校的教师。可以说拔地而起的烟台大学其初生的框架,是由北大清华共同支撑起来的。北大清华都有自己援建的学校,但两所名校共同援建一所大学,烟台大学成为唯一。法律系首任主任是杨殿升先生。我们入学时,杨先生已回北大,郭老师是法律系第二任系主任。但我们做学生的,实在感受不到系主任和其他老师有哪些不同。老师们好像也没有把系主任当成一种官衔看待。这应该是北大清华带来的好传统。当然,郭老师四方大脸,浓眉,严肃,身材魁梧,不怒自威,其实是很有气场的人。但是,这位严肃的老师,居然一次也没有批评过我们,从未疾言厉色。而我们那时的的课堂纪律和学习态度,种种的不知天高地厚,现在想来真是惭愧不已。我记得有一次民法课上,郭老师正讲着课,一个同学姗姗来迟,旁若无人地从讲台前施施然走过坐到座位上。虽然我们都为之汗颜,但郭老师的讲课并没有受影响。等到我也成了一个教师的时候,我常常想到这一幕。
 
      那时我身在福中不知福,上课有时打盹。全班一共也不过三十二个人,老师肯定看在眼里。但老师所做的,就是提高音量。他当然可以点名罚站,但他没有。我也好奇他为什么不点名批评学生注意力不集中:是他个人的风格呢,还是他母校北大的传统?反正,他就是这样,看到有人走神,就提高自己的音量,仅此而已。有时,汪建成老师也在对面的教室里上课,汪老师音量本来就大。两位老师的声音彼此可闻,如同在交谈。一旦注意到这一点,还感觉挺有趣。
 
       民法这门课本来就重逻辑而少趣味,郭老师的风格又朴实无华,可谓课如其人,人如其课。只有踏入法学殿堂深处,才会体会到民法学的细致精微和博大精深。但我们还没入门,更喜欢有趣。所以郭老师的课并不讨巧。但是渐渐地,我们开始意识到,民法学的精妙所在。回头去想,大巧若拙。看他的代表作《民法新论》,也是这种风格。后期郭老师开讲座,人总是坐得满满的。他的课,其实是以扎实的功底见长,看似无奇,实则句句有出处。
 
      课间休息时,郭老师也会到走廊去吸上半支烟。这个习惯,其实是他早年经历的一点痕迹。后来我们知道,他在恢复高考那一年,已经是个三十岁的退伍老兵了。当过兵务过农娶妻生子,考进北大法律系时,已经是同学中的老大哥。——不仅在于他的年龄,还在于他的宽厚,刻苦,勤奋。作为老师,对每一个学生,他都是温厚的长着者。我上大二那年,曾经有个素不相识的青年贸然找到他,打听法律自考班事宜。系主任郭老师马上妥为安排。最近,这位郭老师“捡来”的亲学生,魏汝久大律师,为郭明瑞学术基金会捐资100万。
 
       尽管后期郭老师的行政事务越来越多,但我们两学期的民法课从未受影响。即使后来在担任校长副校长期间,他的课仍然不少。讲课对他而言,是乐趣,不是负担。现在我们可以自豪地说,自己接受了最为正规完整的民法学训练。老师负责任,水平高,所以尽管学生们资质有限,至少基本的法律观念还算正统。
 
       说到这里,我有一点个人体会。从部门法的角度,当然流行的说法是宪法统领诸法。但从法学体系来说,民法学应该是其他学科的基础。要办好一个法学院,如果民法学不强,理论法学太盛,学风就容易浮,学生的法律意识往往出现整体偏差。北大法学院后来落后于人大法学院,这是很大的一个原因。假如郭老师在完成援建烟台大学的任务后也撤回北大,以他的资历学养,应该会是吴志攀前后的院长。那会是和朱苏力院长完全不一样的格局。郭老师没回北大,是烟大的幸运,也是北大的遗憾。
 
       这样的机会曾经不止一次摆在郭老师面前。母校北大确实需要他。他也对自己的母校充满感情。但我从近距离观察到,他对自己亲自参与创建的家乡这所大学,烟台大学,更是充满了特殊的感情。他跟随自己的师长来到这里时,这里还是海滩和农田。当北大呼唤他时,这里已经倾注了他的心血。而且,烟大还很稚嫩。
 
       一边如母亲,一边如幼子,他一定内心纠结矛盾。
 
      他也没有响应恩师的召唤去主持法官学院,他终于还是留在了烟大,成了烟大的顶梁柱。在他任校长期间,学校大规模扩建扩招。学校的硬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学校拥有50个本科专业、在校研究生本专科生26000多人;校园面积达到3200多亩。黄海岸边这座美轮美奂的校园,让我们这些早年的校友惊喜不已。烟大已经成长起来了。这是他为家乡所做的最大贡献。
 
       我最近一次见到郭老师,是在前年烟大济南校友会成立仪式上。这么多年过去他还记得碌碌无为的我。我心里又感动又惭愧。可是我也发现他明显变老。身材不像以前那样给人以魁梧之感,甚至有些清瘦。
 
        我们都知道他最大的遗憾。烟大的校园这么美,可是很难留住人才。不是每个人都像他那样对这所大学有那么深的感情,毕竟京城有更好的个人发展空间。很多引进的人才,在这里翅膀硬了就往北京飞。而他也是那种成人之美的人。如果学校申请下博士点,这个问题就能大大缓解。可是,这并不是一个单纯学术圈的问题。尽管郭老师有为自己学校实力放心的充分理由,但学校的命运最终还是有更高的人掌握。在申报博士点的那些日子里,我们都为母校捏着一把汗。果不其然,近水楼台先得月,而孤处一隅的烟大又成了潜规则的牺牲品。我能想象这对老校长的打击。作为当代杰出的法学教育家,博士生导师,他只能指导外校的博士生。这不是他作为烟大校长和教育家教育生涯的完美句号。
 
       带着这种深深的遗憾,郭老师从校长岗位上退了下来,但他依然耕耘在法学讲坛。讲台仍然是他最钟爱的地方。而他的大学同班又同时留校的同学,还要过些时候才开始自己共和国总理的任期。
 
        在接触过那么多的著名学者教授之后,我敢说,郭老师是我认识的所有学者中最最纯粹的一个大学老师,一个真正朴实无华的人。这也是我们分布在天南地北所有同学共同的感受。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