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中间偏右,其实正好  

2013-10-10 19:53:26|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小镇,塞北边陲,行云流水,山河相依。在那里,我度过了自己的小学时光。尽管久违多年,可是那一带的旖旎风光依旧让我魂牵梦绕。

    小镇向北几里处,有一座雄伟壮观的公路大桥,东西横跨在那条有名的河流之上。

    但那座桥实在有问题。

    简单说,就是这座桥偏了。大桥有九个桥洞,按说这河流应该正好从这九个洞里流过才对,但实际上大桥东半侧往往空置两个桥洞,下面并没有水。而西面的桥洞又不够用,一到汛期,河水便冲击通向大桥的公路。桥的质量虽然还很好,但看起来已经难堪久用!如果大桥向西平移两个桥洞才正好。

    我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并试图找到答案。我观察到这条由北向南流的河流东岸,是大片的鹅卵石漫滩,再往东就是山岗了。这漫滩,早先应该也是河道。而河流西岸则是陡崖,而且是土质的陡崖。每到汛期,陡崖都要发生坍塌。再往西则都是平原耕地了。从地形上看,这段河道应该是逐年向西移。我猜测是因为两岸地质差异造成。因此,很容易想到,这座大桥建造之初,应该是不偏不倚的,但因为河道向西移,于是出现了“偏桥”。我的这些猜想,部分地得到了证实:河的西岸有一处古城遗址,四面城垣犹存。但东城墙已经临河而立岌岌乎可危了。而据石碑记载,早年东城墙距河甚远。我那时还上小学,也就只能理解到这个水平了。

    后来上高中,学过高中地理才知道其中的根本原因其实是地转偏向力。北半球的河流都冲刷右岸比较明显。即便右岸是石质的,也会形成陡崖。如果是土质,冲刷则更明显而已。知道了这一点,我立刻想到了故乡的那座“偏桥”。另外,我马上也非常不情愿地推断出:由于同样的原因,中苏界河黑龙江应该也是逐年向南(我方)移,河里的岛屿,会慢慢变成俄方的半岛,我国实际上每年都会沿河损失不少领土。——这个推论一出,我的那个心疼啊。后来问过知情人,证实这推论不幸属实。

    还是说那座桥罢。我得说桥之所以成了偏桥,十有八九存在勘察设计上的疏忽,很大的疏忽。为什么不考虑到这种地转偏向力的因素而预留提前量呢?也就是说,考虑到地转偏向力的影响,一开始建桥时,就应该适当向西侧(右侧)一些。那样的话,虽然一开始看上去有些偏,但会大大延长桥梁使用寿命。

    据说,著名的开封铁塔,在造塔之初,就有意让塔身稍微向西北倾斜。这是设计者考虑到当地常刮西北风。这才是了不起的周详和远见。

    当人们为长久的事业做打算时,必须得有长远的眼光。建筑如此,政治亦如此。

    为国家(state)规划政体,更得留足提前量。

    政体要适合这个国家的国情,正如大桥要架在河流之上不能太偏,否则流水不畅最终会桥毁路断。但国情乃是处于动态之中的情势,正所谓河道变迁、沧海桑田。高明的政治家,要有超越同时代一般人的眼光,看到国情、世情乃至人情演变的大势,谋划长远,切切不可只顾眼前甚至刻舟求剑。比方说,一个东方大国,废封建,立郡县,有一个高明的皇帝通过朝廷领导就可以了。这样的政体规划放在秦汉,便是留足了提前量。但放在清末,那便是一种“偏桥”。同样,如果不考虑提前量,我觉得现在一党专政,高度中央集权,实行单一制而不是联邦制,在目前好像也算是不偏不倚,挺好的。但这能称之为有远见吗?

    世界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看清了形势,顺势而为,架桥时偏右一些,其实是一种远见。右当然比左好,右也比中间好。中间偏右,其实正好。

    说过建桥再说建房。我听说有个成语叫“作舍道边,三年不成”,意思是在路旁筑室,和过路人商量,那一定会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作事难成。出处《诗经·小雅·小旻》:“如彼筑室于道谋,是用不溃于成。”《后汉书·曹褒传》:“谚言作舍道边,三年不成。”这个道理对政治改革的启发价值很大。宪法的内容是民主的,但伟大的宪法往往并非来自非常民主的制宪会议。这是宪政史上一个有趣的现象。

    从全世界,特别是大国的经验来看, 政体的规划,本来就不是一件芸芸众生擅长的事情,尽管芸芸众生对此感兴趣的实在不少。但是如果在这个问题上陷入民粹,又岂止三年不成!千万不要幻想社会各阶层、思想界各派别会在这种问题上达成普遍共识。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或许还有一层意思:要政改,先迁都。两千多万人口,精英荟萃,这样的城市里政治热情高涨七嘴八舌,会让人无法适从。别说“颠覆性错误”,就是一旦风吹草动出现什么“风波”混乱,就不是小祸事。所以,筹划和推动政改,得找个肃静消停其实是超脱的地方。未来的联邦制国家,也需要一个不太大的城市做首都。近来也有人探讨迁都的问题,理由主要集中在生态等方面。这当然很现实。但北京城最大的问题还不是这种慢性病,而是要小心巴黎巴士底狱失守时的那种急性病突然在某个历史节点上发作。眼看着北京的房价到了几万十几万,不少人把自己名下一二百平方的房产看成是几代人享用不尽的巨额财产。这些人会不会认为迁都动了他们的奶酪呢?其实要是他们有点儿历史眼光,晓得三千万人一旦大锅炖鱼熬粥一锅烩是个啥场景(瞧我这乌鸦嘴,小事一次也没说准,大事一次也没猜错),为子孙计,恐怕会双手赞成政治中心还是早点儿迁到苏北去罢。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