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靖江事件”的要害是什么?  

2013-05-26 11:02:24|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共识网上读到刘练军先生的文章《敬重法官才有法治》,颇感意外。因为感觉这篇文章就水平而言,与刘先生此前在共识网上发表的若干佳作有明显差距。

      首先是文章的题目很奇怪。刘先生自己在文章中也说过,长期以来律师与法官之间缺乏互信。所谓互信,是相互之间的信任。有了互信,才有相互尊重。有了法律共同体的相互尊重,才有法治。可是刘先生在指出了律师与法官缺乏互信之后,接下来却单单指责律师对法官未予以应有之敬重,而且直接把文章题目定为《敬重法官才有法治》,这势必导致文章的立论偏颇。 单就一个逻辑判断而言,敬重法官才有法治,当然是正确的。同样正确的,还有:敬重检察官才有法治;尊重律师才有法治;尊重公民和当事人的权利才有法治;尊重警察才有法治;遵守法庭秩序才有法治,遵守法官职业道德才有法治,尊重法律才有法治,等等。为什么刘先生偏偏不及其余,紧紧抓住律师对法官未予以应有之敬重” 来做文章呢?这岂不是暗指律师要独自承担破坏法治的责任嘛。

  刘先生用大量的篇幅指责王律师不受法庭秩序,擅自拍照。一句话,被拘留咎由自取。比起靖江法院的新闻通稿,刘先生虽然是专业法律科学的学者,这些分析和指责却既无新意,也无深度。最关键的是,这些批评不公道。 

  刘先生尽管不是实践部门的人,可是不会不知道王律师在靖江所代理这种类型的案件的复杂敏感。律师代理过程中要尽一个律师的天职,要面临多大的压力!会是多么不容易!执业环境是多么恶劣!相比之下,撇开这些,仅仅是去敬重法官,那会是何等轻松惬意。刘先生若是真的不了解这些实践中大行其道的潜规则,那怎会写出先前那些令人击节的好文章。如果了解,这篇文章岂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在靖江事件中,法院动员当事人换律师在先,总是事实。在这种事实基础上,你让律师敬重法官,乖乖地做个识相的捧哏,谁去尊重当事人和公民的权利?谁去尊重法律的精神?离开了这些,还奢谈什么法治!

  刘先生反复提醒, 法官受到包括律师在内的社会各界的高度尊重,实乃法治生成的必要条件。可是,对法官颐指气使,最不尊重法官的是谁呢?刘先生心里不会没数。法官自己,又是怎样看待自己崇高的地位呢?法官赤膊上阵,检官树底乘凉。治水的成趟水的,改卷的成答题的,吹哨的成踢球的,乱了。司法权过去现在将来都不是权力的核心也不是权力的中枢,只有远离政治旋涡方能进退自如。治水而不趟水,改卷而不答题,吹哨而不踢球,解决纠纷而不是制造麻烦,是司法的职责。(资深法官刘仕毕评论)  这才是明白人说的明白话。京剧包公戏里,扮包公的不是黑脸而是花脸的话,滑稽必然代替严肃,搞笑自然代替敬重

  刘先生说, 不尊重法官的人,对法治充其量也是叶公好龙式的喜爱。真要为法治而努力,请从敬重法官开始。法官是法治和正义的守护神。法官权威乃不可或缺的法治秩序生成要件。

  笔者认为,真要为法治而努力,一定要找个逻辑起点的话,请从尊重公民的权利开始。法官做到了这一点,法官才是法治和正义的守护神。打铁还靠自身硬,而不是权力硬。法官权威乃不可或缺的法治秩序生成要件。公平中立是法官权威的生成要件。藐视权利而臣服权力,这样的法官和法院,就是刘先生本人您会去敬重吗?法治先从律师“抓”起,这是柿子先检软的捏,是仗势欺人,是笑话,不是佳话。笔者曾写过一篇小文,《法律尊严先从律“抓”起?》,不赘。

   政治问题法律化是技术,法律问题政治化是立场。前者举重若轻,四两拨千斤,后者举轻若重,大炮打蚊蝇。政治立场、政治因素于立法时已然考量,于机制设计时已然体现。个案进入司法程序作为司法案件,就成为法界技术活,交给法界熟练工人处理就行。法官审理个案眼中心中只应有国家法律,不应有敏感词。预设敏感词,自乱方寸,自设圈套。即便事件发酵,仍应尽量寻求技术支撑技术解决。“法律赋予司法裁判的效力,法官的力量源于法律。离开法律帝国,法官没有法力,不要妄图寻求和展示法外的力量,也不要妄图把法力延伸于法律之外。离开正义,法官挥出的剑软弱无力。法官展示的是智慧,展示肌肉的是打手。事实、证据、法典、情理是我们全部的法器。司法的权威在于说出的理,不在于手持的剑。司法的公信在于民众的口碑,不在于官方的文稿。”这是一位资深法官的精彩点评。这样的真知灼见,与刘先生的文章一对比,高下立见。这恐怕不是我等学者们的光荣。

  我有一个小小发现,不知对否。刘练军先生的文章,说历史,剥丝抽茧,水平极高;可是一说现实,立刻矮了不止三分。难道常给法官作报告,影响了先生的研究立场不成?学者为文,无欲则刚。听报告的,其实也是愿意多听听真话。恭维话,从律师那里听得不少不少了;牢骚话,大家关起门来说的够多够多了;狗屁话,从上头来的太多太多了。

敬重法官才有法治。话是好话,也得看讲给谁听。这话讲给法官听那是巴结;讲给律师听那是笑话;讲给群众听那是神话;讲给领导听,那才是学者应该说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