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致敬孔子  

2013-05-14 10:11:01|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语。颜渊》第十二: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这是论语名篇之一。子贡聪明善问,孔子睿智善答。这一问答已经涉及到政治的根本问题。

       财政与国防,是政权存在的基础,但并非最终的基础。一个政权,或有可能遇上财政或国防危机,但是若有人民的拥护信任,便可以度过这些危机,不至于垮台。因此,人民才是政权最终的基础。确切地说,人民的拥护信任,也就是政权的合法性,才是政权的基础。

      对“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一句的理解历来有分歧。考虑到孔子所说,乃是基本政治伦理,故不宜以一般生活准则看待。因为“自古皆有死”,所以从根本上来说,民不畏死。人民最恐惧、深恶而痛绝之的,是什么呢?民无信不立——民不立无信。人民不会去接受一个不讲信用、欺骗人民的政权。哪怕是这个政权威胁人民——我镇压你——或者说,——没有我,没有稳定,你们都得乱死、穷死,当亡国奴!一个欺骗人民的政权,即便有国防和财政,那也是骗子的私产。这样的政权,便是非法的政权。一个欺骗人民的政权,可以对人民犯下任何罪行。人民对它怎能不恐惧、憎恨?

       孔子的时代,大小政权的来源是神授外衣下的分封继承。但这只是形式的合法性。孔子提出了政权实质合法性的问题,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孔子师徒所处的年代,虽说礼崩乐坏,可是还处在神权时代,他们还没见识过后代五花八门把政权搞到手的种种手段。实际上,从秦开始,凭刀把子抢的,靠枪杆子夺的,“禅让”的,骗的,“捡”的,别人“送”的,应有尽有。例如,刘邦得天下的方式,——凭三尺剑,“赤帝子斩白蛇起义”,就是孔子所不能预见的方式。孔子的高明,在于他所重视的,并非政权最初来源(或许这一点在他那个年代还不是问题),而是政权据以维系的基础。一个政权,一旦欺骗了人民,失去了人民的信任,也就失去了正当性、合法性。靡不有初,鲜克有终。骗人民一时易,骗人民三年也不难,骗人民三十年的也有,但想一直靠骗人民维持政权,极难。君不见高丽后裔,穷兵黩武,而祸在萧墙矣。萨达姆卡扎菲,有上天眷顾,富得流油,然身死国灭,为天下笑。非兵不足,也非食不足“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除了几个前清遗老闻“颜色”“之春”而戚戚,谁复哀之?

      关于政治伦理带有根本性的问答,三千年后还有一段佳话,便是“周期律”窑洞对。有人还在津津乐道,有人已经王顾左右而言他。对毛,听其言,观其行,不可谓“有信”。客气地说,算是知易行难。不客气地说,既然自古皆有死,凭什么,主席也罢,思想也罢,换作是他就要万岁?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