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军人言论的界限  

2013-04-02 08:14:29|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人言论的界限

发布时间:2013-04-01 22:03 作者:刘小生 字号:大 中 小 点击:1次


军人言论的界限  

2013-04-01 12:06:25|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放眼全世界,军人不是一般的人,因为他们手里拿着足以毁灭这个民族的枪炮氢弹原子弹,也能把全球拖入战火,因此不同于普通公民,在权利问题上需要保持极度克制低调。这是由民主政权安全的需要决定的,不然便很容易滑入军阀统治的深渊。军人言论界限问题,也因此不适用公民言论自由原理。军人言论出界的性质和后果更严重。对军人言论的限制,更严格,更明确,更不允许随便动摇。以军人身份频频表态、献忠心和发表讲演,在民主法治国家里是不祥之兆。如果发展到军队将领在政治领域里挑起论战、甚至大放厥词,那已经是极为危险的局面了。

      军人在政治领域里过于活跃,要么是在战争时期,要么在政权风雨飘摇的不正常时期。中国革命曾经历了长期的武装斗争,建国初期党内军队干部较多,影响也比较大。即便这样,党的领导人对军队将领也多次告诫,不要过多介入地方政务。在重大政治问题上,军队干部要本分。事实证明,政治风云变幻莫测,那些热衷于投机政治的将领多半命运多蹇下场不妙,过多过问政务的高级将领很容易招致猜忌,军人还是本本分分好。不用说别人,就说彭总吧,他的高风亮节忧国忧民人所共知,但他以国防部长(当时相当于军委主席)、军队的实际负责人的身份,写信给毛泽东,批评当时的政策,应该说是不小的一个失误。他讲的句句是实话,字字是真理,但可惜不该由他来讲。这在政治上是很犯忌的,最后的实际效果也是糟得不能再糟。林彪,一世英名,最后也是毁于被动地卷入文化大革命。文革期间军队“支左”,不但在地方遗留了大量问题,而且事实上也毁了大批军队干部。最典型的例子是军队干部接管北京市公安局,说起来那简直不堪回首啊。陈云后来评价文革期间毛让将军们干省委书记,例如江西的程世清:“‘文化大革命’中的军管时期,将军们管经济,有些人经验少,胆子大。像程世清,全国那时年产六七万辆汽车,他说江西也要搞六七万辆,哪有那么多钢板?全国进口粮食的任务,他要江西包下来。过去,江西长时期每年只上缴15亿斤粮食。那时,全国每年进口粮食107亿斤,江西全年只产197亿斤稻谷,折合133亿斤大米。他把全国进口粮食都包下来,江西老百姓只剩下90亿斤稻谷,那还不造丄反?这些人胆子大,他们说搞什么就搞什么。”拿下“四人帮”的当天,华国锋请叶帅主持大局,叶帅称自己一直是军事干部,不能给人“军人干政”的印象,很坚决地拒绝了。这才是叶帅的“大事不糊涂”。我们看建国后政治局常委、委员中军事将领不同时期所占比例,大体和政局的稳定性是成反比的。这很能说明问题。毛曾反复强调,要党指挥枪,决不允许枪指挥党。这句话政治含义很丰富,但其中军队不能太高调的告诫是很明显的。

       西方欧美国家在这方面的规矩很大,也很明确:实行文官制度,军人政治中立。军人,尤其是高级将领,不能发表政治性言论。这是常识,也是铁律。这一铁律在朝鲜战争期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美国的战争英雄麦克阿瑟,依仗自己战争期间积累的极高人气,公然发表与总统相抵触的言论。据华盛顿的官员们称,在麦克阿瑟将军被解职前的几个月,他曾用一种与军事指挥官身份不相称的方式对一些超出他权限外的事务发表过意见。这些官员们还声称,麦克阿瑟发表的这些意见不仅使杜鲁门总统及其左右们感到窘迫,而且还可能给国际舆论带来巨大影响,并危及美国与其盟国之间的关系。直到杜鲁门总统下令禁止就政治和军事政策发表个人意见为止,这些言论还只能算是军事上不得体的举动而不属于渎职行为。但在下令之后,任何公开发表与既定国家政策相抵触的意见的做法,就是违抗总统的指示。 于是,这位美国人眼里的英雄马上以耻辱的方式被解职。杜鲁门总统签署声明:我深感遗憾的宣布,陆军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在有关正式职守的问题上不能全心全意地支持美国政府的政策和联合国的政策。根据美国宪法赋予我的特殊责任,以及联合国特别委托我的责任,我已决定更换远东统帅。因此我免去麦克阿瑟的各项指挥权,并已任命李奇微中将接替他的职务。对有关国家政策进行的全面而激烈的辩论是我们自由民主宪法制度的至关重要的因素。然而,军事指挥官们必须按照我国法律和宪法的规定,遵守下达给他们的政策和指示,这是一个基本原则。在危急时刻,这种考虑尤为必要。麦克阿瑟将军已完全确定了在历史上的地位。对于他在重大责任岗位上对国家作出的卓越和非凡的贡献,全国人民深表谢意。由于这一原因,我对不得不对他采取的行动再次表示遗憾。杜鲁门声明中的这三句话是核心内容:“对有关国家政策进行的全面而激烈的辩论是我们自由民主宪法制度的至关重要的因素。然而,军事指挥官们必须按照我国法律和宪法的规定,遵守下达给他们的政策和指示,这是一个基本原则。在危急时刻,这种考虑尤为必要。”尽管民意汹汹,杜鲁门镇静地说:他为此会受到“痛责”。但是最终人们会醒悟过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麦克阿瑟将会逐步降为凡人。“美国人民将会理解我做了我不得不做的事。”显然,杜鲁门的话是具有远见的。

      清朝末年,革命风起云涌。袁世凯为首的北洋新军是朝廷的支柱。但是,陆续地,一些北洋将领开始公开发表政治言论,最后竟发展到频频发表全国通电。无论是对清廷,还是对人民,这都是大麻烦的开始。可惜,当时人们还不能预见这些。因为一开始,这些将领,也就是后来的北洋军阀,说的全都是忠君报国的话——清廷很放心。清帝一退位,他们说的全都是拥护民国的话——国民很放心。等到他们之间说的不一样——已经晚了。皖系、直系、奉系打成一团,军阀混战开始了。有人笑话苏联解体,还有人惋惜苏军当时不站出来——也不去想想,最起码,苏联的军队是恪守本分的。苏联解体以后并没有发生军阀混战、原子弹失控。最起码避免了最坏的局面。

      军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说话简直和知道该说什么一样重要。以军人身份说东道西,指点江山,这是不肯安分守己而要急于出位的心态和表现。杨成武当年的“大树特树”就是这种典型的败笔。军队是政策执行工具,绝不是政策制定机构。面貌宜清楚不宜模糊,功能宜单纯不一复杂。在多元社会中,不同利益主体有争论很正常,自有常规政治平台,但军队绝对不宜卷入其中。军队本身在政治的最中心,但必定离政治争论最远。一句话,拿枪的不宜多说话,更不要成为争论的一方。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兵遇到秀才,有理也说不清。拿枪的人与空手的人之间的争论,绝对不是平等的争论。人民把威力那么大的武装交到你手里,已经是最大的信任。这还用多说吗?

       最近,报纸和互联网上,频频出现几个军人,从外交说到内政,从中国说到苏联,言论的边界日渐模糊。这是需要注意的。叛国言论那当然不行,“爱国”言论也要悠着点。真正的军人信奉沉默是金。军人只要做到党中央怎么指挥就怎么做就行了。这一点应该是毋庸置疑,也不需要哪个将领再来反复论证。从严治军,起码要先管好嘴巴。祖国需要军人说话的时候,通常是需要军人用武器发言。用嘴发言,比军人能说、会说、敢说的,多了去了,不劳烦军人。军人的荣誉来自鲜血而非唾沫。说句失敬的话,堂堂的集团军参谋长不参谋军事训练,却去高谈阔论什么苏联解体的教训,明显不合适。纸上谈兵的赵括,虽然夸夸其谈,还属本分。岂能不如赵括?更别说参谋长总结的教训对错了。不知苏共错在哪里、死于何病,不知道害死苏联的“三垄断”,就妄谈苏联军队叛党,这错误可不是一般的错误。这样的将领真要吃政治这碗饭的话,大概要消化不良,还是懂得藏拙为好。因为那其中的逻辑,就是当年大清皇族对发动辛亥革命的武汉新军大加指责的逻辑。那可是彻底的反革命逻辑啊。  
 

      

     资料:1、


解放军某军参谋长:军队非党化导致苏联解体

http://war.163.com/13/0401/08/8RC5675M00014OMD.html

2、


总政治部:军人公开发表叛国言论要立案

来源: | 责任编辑:共识网编辑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