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济南山水诗记(一)  

2013-04-02 14:47:26|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济南山水诗记(一) - xingfakewai - 刘小生的博客

 

济南山水诗记(一) - xingfakewai - 刘小生的博客

 

济南山水诗记(一) - xingfakewai - 刘小生的博客

 

济南山水诗记(一) - xingfakewai - 刘小生的博客

 

济南山水诗记(一) - xingfakewai - 刘小生的博客
济南山水诗记(一) - xingfakewai - 刘小生的博客
 
济南山水诗记(一) - xingfakewai - 刘小生的博客
 
济南山水诗记(一) - xingfakewai - 刘小生的博客
 

 

蓦然回首,大学毕业来济南工作已经十六七年了。在这里娶妻生子,习惯了这个城市的节奏,熟悉了济南的大街小巷和山山水水,已经不把自己当外地人。济南位于泰山之北黄河之南,正可谓山河表里,形胜之地。闲暇之时,寄情山水,尽得山水之乐。唐诗里有句话,叫做“心事数茎白发,生涯一片青山”,我非常喜欢,把它标在自己网易博客的署名栏中。山水之乐,通常要身临其境才能完全感受到的,但也不妨略记一二,以备回味。

       济南城南便是连绵的群山,一直和泰山相接。旅游路算是一条市区道路,路北就是鳞次节比的高楼,可是在某些路段,路南便是人少林密的山岭了。从闹市一步便迈进深山的那种感觉相当好。大概国内有如此进山便利的省会城市不太多。燕子山、平顶山、羊头山、佛慧山(大佛头)和橛山彼此相连,横亘城市东南,如今都已被划入千佛山风景区。从办公室向南一望可见。山头相连,看上去如一尊巨大睡佛仰天安憩。这个时节,正是连翘盛开的季节。只要有半天余暇,我就会去溜上一圈。二月兰、老鸦瓣和堇菜是最早开花的草本植物,星星点点地从枯枝落叶中露出小花来,十分可爱。南望群山连绵亭台点缀,北眺十里繁华万户人家。前几天我从开元寺走到卧云洞、黄石崖摩崖造像遗址,回来后写了一首七律,虽然平仄不合,但风格写实,并无夸张:春寒花暖二月天,曲径寻幽佛慧山;连翘连连青岩上,幽兰幽幽古道边;峰势连绵接岱北,亭台高低望济南;信步摩崖读旧志,往事千年转瞬间。穿山越岭赏花游山的小道差不多已成古道,百年来如我这般闲人走过不知凡几。花开花落,年复一年,正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可惜韶光虚度了,多情人已非年少。”

        济南山景最妙之处,在我看来,还不是一览“齐烟九点”的千佛山,而是位列“历城八景”之首的“锦屏春晓”。位于济南市东南龙洞山上。景区内群山环抱,层峦叠障,危峰壁立,山势奇绝,风景秀丽。独秀峰旁的锦屏岩高80余米,因其形似屏风,加之周围松柏苍翠、杨柳垂青,故得名“锦屏”。明代文人刘敕曾对锦屏岩的景色做过这样的描绘:“丹碧点缀,晓霞掩映,绚若锦屏”。此外,锦屏山西峰悬崖上有西龙洞,洞壁上镌有佛像,洞顶钟乳石花丛生;东悬崖上有东龙洞,东龙洞又分“金瓶”、“春晓”两洞,相传每逢立春这天,会有阳气自洞中冲出,并有干草枯叶随之飞扬。龙洞下的深谷中,原来建有“寿圣院”。据史籍记载,寿圣院的建筑形式古拙,院内银杏蓊葱、松柏苍翠,并有古碑数方。离龙洞不远,有一个近乎封闭的山间谷地名佛峪,清代几个学养颇深的学者曾在此筑有“林汲山房”隐居读书。此处有有摩崖石刻古寺遗址,有泉名茶壶泉,有亭名林汲亭,有孤峰名钓鱼台,亭在台上。今年早春,我踏雪翻山至此 ,登台凭栏望雪,当时心绪不佳,意兴阑珊,颇感困顿。回来后也写了一首七律:山亭四望雪森森,崚嶒石径古木深。绝壁重围小天地,枯佛独坐旧乾坤。困顿常思古人志,孤苦已冷寒士心。香客但求富与贵,几人听闻泉水音?冯唐易老,四十不惑,已经有意终老此山做林泉知音了。

        佛峪的秋天很美。去年秋天,雨后登山,得诗两首,一首是:雨后天高远,龙洞诸峰岿;草深常失径,花黄偶成堆;青檀遮古寺,亭台瞰翠微;“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另一首是:古寺游人少,秋日独自闲;斑斑树下影,泠泠石上泉;晴雯红叶暖,袭人松风寒;登高西北望,黄河到眼前。孔子说,仁者爱山。于是便常以此自励,而不认为游荡丧志。 仁则仁矣,而岁月蹉跎。     

        龙洞向西,是一条幽深的山涧,名字叫“藏龙涧”,风景奇佳。涧边曾有一个叫黑峪的小山村,二十多年前因不通水电生活困难,已经举村搬迁,此地空余断壁残垣。可是正因人迹罕至,反而更具野味。特别是深秋,山坡上黄栌红叶,灿若云霞,正所谓“连云衰草,连天晚照,连山红叶”。去年秋天,我约了几个友人,再度来此,尽兴而归。到家后写了一首七律记述:蒹葭苍苍白露霜,黄栌红叶黑峪庄; 人去空村不尽寒,秋来杂花犹有香; 悬崖梯田通古道, 危岩深涧卧老桑; 行路重重无远近,满目青山接大荒。浮云流水,曲肱而枕之,有如此美景,自然不会戚戚于贫贱。

       这些年因为到藏龙涧爬山的人日渐多了起来,黑峪村,确切讲是黑峪村旧址,又有了人气。一户当年的村民每逢周末挑着水和面,翻山越岭回到当年的故宅卖起了手擀面。因为在此吃过几次手擀面,和主人渐渐相熟,攀谈中了解了村子的一些沿革往事。这个后来穷得过不下去的小山村,在上世纪60年代,竟然是个风水宝地。其他的地方饿死人,这里因为大山环抱,天高皇帝远,不被共产风所害,不但能顿顿吃饱,还能接济亲戚。但乱世存身的地方,太平时节并不适合发展,后遂衰落。作为一个村庄最后一次发挥奇特作用,是有人来此暂居,躲计划生育。一沙一世界,小小山村,竟然也能折射出当代历史的多彩光谱。山村萧条,梯田荒芜,而桑榆犹在,年年杏花独自开;驴友纷至沓来,雅俗共存,互有唱和,炊烟又起,欢声笑语长歌短啸山谷可闻。“桑榆临深涧,荒草接远山;寥寥闻人语,默默起炊烟;唱和都随意,相逢皆有缘;独行千嶂里,心留天外天。”便是黑峪见闻感受。

        济南的最高峰叫云梯山,在西营镇最南端,900多米,遥望泰山。山下的降甘村、藕池村、大南营、小南营都是很有味道的山村。西营镇河边的虎洞泉,流水汩汩,也是每次爬云梯山必去的地方。春夏秋冬,云梯山景色俱佳。去年夏天,和朋友几个爬云梯山回来,写了一首七律给他们传看,大家还算认可:独上青山闲赋愁,峰高不见超然楼;空谷回音云聚散,石室烹茶客去留。藕池有水花常在,虎洞无声泉自流;西营芳草南营树,今生今世复何求!济南明湖有高楼名曰超然,可是,云梯虽高,难见超然,俯仰天地,但求坦荡而已!去年秋天,也是爬山回来凑了几句,今天重读,不觉又心驰神往:秋日登高天远大,云径尽处野人家;层林新染斑斓色,河谷迟开绚丽花;徘徊村前听归鸟,流连峰上看晚霞;心事都付流水去,青山一片本无涯。另有记初秋的一首:山前峰后路转回,秋来簇簇黄花开;云淡风轻天飞鸟,泉清水涨石生苔;才经荒峪尝新果,又过孤村看古槐;八月心情何处放, 逍遥自在百丈崖。这些都是纪实的,并无浪漫可言。

       七星台风景区位于济南南部40公里处的崇山峻岭中,因“七峰竞秀,势若北斗”而得名。齐长城横亘山岭。夏日登上武圣门,四望风峦如聚,满目青翠。去年夏末,我们几家来此尽兴游玩,又到百丈崖宿营一夜。山色怡人,唯仰望星空,思绪难平,“忧思难忘”。后来用一首七律记下当时心境:翠色连天上高台,峰峦如聚眼底来;长城不复分齐鲁,青山依旧接海岱;茶余风月堪尽兴,酒后国事难释怀;夜观星汉秋寒起,虫鸣啾啾待晓白。这里是四地交界之处,向东南望,正是莱芜方向,当年齐鲁长勺之战古战场。曹沫一句“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千载之后,犹有余音,或曰余恨,总是说不尽的布衣忧国情怀。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徘徊西东,“唯有多情芳草,年年处处相逢。”

       冬春之交,天气不好,寒流又至,连日阴霾不散。重登高山,遥望岭南,气氛压抑。雪夜独坐,一口气写了一篇《对历史真相的追寻,是所有人的权利》。闲来却把许浑的一首诗生吞活剥,改写如下:一望岭南万里愁,雪夜沉沉煮南粥;寒潮重涌月隐阁,山雨欲来风满楼。万马齐喑阴霾暗,千山难阻碧水流;行人莫问今年事,重庆方洪牢里头!次日清晨,看见窗外苍山负雪,玉树琼枝,忍不住踏雪山行,长吁一口浊气!

        说过了山再说水。济南的水之美,首先美在泉水。趵突泉的有名就不用说了。就说黑虎泉吧。泉在护城河边,解放阁斜对过。一年中大部分时节,三个兽头嘴中汩汩泉水喧嚣喷涌,流入护城河。河边柳绿花红,亭台楼榭倒映水中,时而有画舫从大明湖驶来,轻推波纹,悠然滑过,驶往趵突泉公园、五龙潭。因为见得多了,并未有惊艳之感。后来去了南京,看过声名显赫的秦淮河夫子庙,这才知道济南的黑虎泉护城河一带实在是力压江南。泉水汇成的护城河,水通常是清的,河中水草历历可见。不得不说,当年《老残游记》中的描写,绝不夸张。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