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秘密法、避讳和敏感词  

2013-03-27 12:39:04|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两样老祖宗的先进文化值得今天拿来温习温习。一个是秘密法,一个是避讳。

      先说秘密法。这东西听上去很稀奇,因为它是属于春秋时期以前的东西。那时的法律不像今天这样张榜公布广而告之,而是藏之官府秘不示人。里面的内容,比如禁令什么的,官家知道,但不告诉大伙儿。想想真是怪可怕的:打个比方,哪天你偶然穿了高跟鞋——古代那种——恰好就违反了其中的禁令,可是你不知道——因为没人告诉你——秘密法嘛,官府执法来了:斩左趾,就是砍左脚!你就稀里糊涂地成了跛子。这还不说,别人继续不知道是咋回事,明天说不定又有那个倒霉蛋去穿高跟鞋——斩左趾。。。。。。有时候我真怀疑历史上是不是有这么变态的做法。但是,秘密法的拥趸给出的理由相当充分:“刑(法)不可知,则威不可测””(《左传》昭公六年孔颖达疏语)。对啊,小老百姓不知咋地就会掉了左腿、右腿甚至脑袋,能不整天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吗?只能去老老实实,不敢乱说乱动,夹着尾巴做人。老百姓有这觉悟了,国家也就好治理了。所以,当春秋后期晋国、郑国开始铸刑鼎、用刑书、颁布成文法的时候,孔夫子老大不高兴。或许他老人家具有高度的政治责任感,担心哪一天来个光脚的小屁民指着法律跟朝廷叫板:“我没穿鞋,凭什么按这条“禁鞋令”砍我的左脚啊”?以下犯上置君王脸面于不顾,让朝廷输了官司。这种担心到现在都不是多余,证明他老人家是多么的有先见之明。在我看来,喜欢砍人脚的、甚至砍人头的这些变态国君,只要他事先公开颁布法律并照章办事,不管这法律多荒唐,那他就不是彻底的流氓变态。小屁民想放心地活着不难,大不了不穿高跟鞋罢了。反过来,这君王不管心里怎么天天想为人民服务,却把个杀人抄家的条例文件藏着掖着,一会儿阴谋一会儿阳谋的,让人死都整不出个明白。那这就是彻底的流氓变态!所以,从秘密法到公布成文法,是人类文明的巨大进步。如果说春秋之前秘密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话——毕竟那时连纸都还没发明,资迅也不发达,识字的不多,后世的封建皇帝包括秦始皇,谁也不愿当彻底的流氓变态,于是公开法律,师出有名,不陷人以罪,就成了当权执政的政治伦理底线。皇位之上,高悬一大匾,上书“正大光明”。至于后来有人把这四个大字改成了“引蛇出洞”,那可是实在超出了这些皇帝先辈的想象力。秦始皇加马克思果然不同凡响,让纯正的秦始皇地下有知自愧弗如。你要问我今天还有没有秘密法,那可难坏了我:说没有吧,那是骗你;说有吧,你会让我拿证据来。我如拿来了证据,有人必然会检举我泄露国家秘密。我只能给你举个眼下的例子:对哪些人可以使用技侦手段秘密监控,监控到什么程度,公开的依据,一直不得而知。

       再说避讳。这个玩意儿更变态。简单说吧,你在说话或写字的时候,有些字、有些词甚至有些声音,比如皇帝的名字,你父母的名字,等等,你得避开,不能用,以示尊敬。《汉语大词典》给避讳的定义是:“谓封建时代对于君主和尊长的名字,必须避免直接说出或写出。”谁最先搞出的这种创意或已不可考,但这东西给后人制造的麻烦实在太大。皇帝叫刘秀,大家都不能提“秀才”了,只能改口叫“茂才”。老爹叫李晋,儿子便无法考进士,因为“晋”“进”同音。清初神韵说诗派创始人渔洋山人,本名王世禛,虽死于康熙五十年(公元1711年),但当世宗即皇帝位之后,因其名“禛”字犯皇帝讳(胤禛),仍被勒令改名“士正”。后来高宗打出尊重文人学者的旗帜,又于乾隆三十九年下令改名“士祯”,但还是不得称本名。历朝历代的堂堂状元,卷子上错字连篇——因为有些字不能写,要避讳。实在绕不过,只能故意写错,少些笔画——所谓“缺笔”。你要一不留神写错了——其实是写对了——对不起,竟敢大不敬,试卷作废!乾隆四十二年,一位江西举子王锡侯在《字贯》中触犯了康熙、乾隆帝名讳,满门抄斩,着实令所有读书人心惊胆颤。你说这东西有多变态!

        谢天谢地,这东西总算进了历史的垃圾堆。要不然,今天的电脑字库就有大麻烦了,要不,那电脑键盘得设计地多大才行啊?   

        当然也不能高兴地太早。今天的电脑还真遇上了麻烦,与秘密法和避讳似曾相识。

         我的一位朋友,在自己的博客上贴了一篇文稿。不料,电脑弹出对话框提示他:您的文章有敏感词,不能发表。这事儿我遇到的更多,已经习惯了。可这位老兄非常纳闷,一定要搞清楚是哪个词敏感。于是他一句一句地贴,终于找到了那句话。再把这句话中的词一个一个地贴,——终于找到了那个神秘的敏感词。——对不起,我发不出这个敏感词,你懂的。他更加糊涂了。不晓得犯了谁家的避讳。因为没人告诉过他。我们这旮旯网络管理很严格的,是避讳加秘密法——敏感词要避讳,而且我不告诉你什么词是敏感词。这简直就是秘密法和避讳两个变态的合体了。呜呼!敏感词不可知,则网不可测!

      变态的人是不怕别人笑话的。古时有个人名叫黄道,找来一位先生给他讲《道德经》。先生本来要念“道可道,非常道”,因为要避讳,只好说:不敢说,可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如今要把这句经文发到网上,弄不好哪天就会变成:敏感词,可敏感词,非常敏感词!

      世敏感词如此,谁说社会没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