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何不赦免他呢?  

2013-02-07 15:07:30|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日的一个晌午,我在山顶的两棵树之间拴了一个绳床,躺在里面读一本名叫《异端的权利》的小书。书真的很不错,令人沉思。不知何时,一只小蜜蜂嗡嗡地围着我飞。越飞越近,最后落到了我的脸上,甚至一度尝试着钻进我的鼻孔,搞得我挺紧张。书暂时不能读了,我得考虑怎样处理这件事。

      我有三个选择:驱赶它;打死它;忍受它。

       驱赶它并不可取。蜜蜂并不会主动攻击人。它知道人不是它的天敌。同时,蜜蜂蜇人的代价很高,一旦蜇了人,它也活不成了。只有它认为人攻击它时,它才被迫发起孤注一掷的进攻。人的驱赶动作就会引起它的这种攻击。这种误会的情况下,并无恶意的人和无辜的蜜蜂最终会两败俱伤。童年的经历记忆犹新。

      打死它最保险。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对我来说,用书一拍,拍死它易如反掌。我对蜜蜂还抱有敬意,不过蜂刺蜇痛的印象要强于蜂蜜甜蜜的印象。人总是容易忘恩,不容易忘仇。

     但是,内心一个声音告诉我,不能这样。

     蜜蜂是无辜的。它不是我的敌人,而是带刺的朋友。

     我与蜜蜂的力量对比是悬殊的。这种情况下,考验弱者的是理智,考验强者的是道德。蜜蜂没有失去理智,我也不能罔顾道德。

       一个强者曾自负地说,我想杀谁就可以杀谁,这是最强大的权力。另一个人告诉他,最强大的权力是想赦免谁就赦免谁。

      我应该宽容地看待这只精灵无意间的冒犯(蹬鼻子上脸,呵呵),忍受它。承担一点小小的风险,克服滥用权力的冲动,享受一点道德上的优越感,何乐而不为?

      谢天谢地,它终于飞走了。说起来我们之间应该保持应有的距离,否则的确容易造成误会。我目送它消失在林间,送上我轻轻的祝福。蜜蜂为人类贡献了最美好的食物,而且是美的传播者,自己生活得很辛苦。如果能给最好的昆虫颁奖,它最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或生物学奖。尽管它曾经刺痛过某些人。蝴蝶很美,眼睛可以感受;蜜蜂也很美,却需要理性感知。

     我叫刘晓生,我愿视这只蜜蜂为兄弟——开个玩笑。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