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好戏正在上演  

2013-01-24 20:38:36|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到B国旅游期间,曾接受该国一位剧作家朋友的邀请,去观摩他的一部新戏首演。

     那天晚上,我提前半小时赶到剧院门口,将戏票交给了检票员。他点头示意我可以进场。我正要进场,站在检票员对面的一位西装革履的先生向我走来,示意我留步。我正诧异,他彬彬有礼地自我介绍:“您好。我是B国政府正确部的检查员。按照我国规定,每一位观众都要先通过我们的面谈才能看戏。现在,我需要和您谈一谈,祝您好运气。”

    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把脸转向检票员:“先生,这位绅士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检票员面无表情地回答:“绝非玩笑。”

    这位自称正确部官员的绅士把他的证件递给了我。我仔细地翻看了他的证件,没有发现任何的破绽,尽管这是我所见到的最奇特的证件。

  “好吧,您可以开始了。”我说。

   他微微一笑:“是这样的——这部作品有一点点成年人才适合观赏的内容,我能确信您已成年吗?”

  我不但松了一口气,而且对这位官员产生了一点敬意。

  我掏出护照给他看:“您太敬业了,先生。您看,我已经四十岁了,无论在哪个国家,都算是成年人了。”

  他用双手把护照还给了我。

   但是,果然,他还有问题:“是这样的——这部作品对政府的工作提出了不少的批评,并不客观。有可能不利于政府的形象。您能保证自己不受这部作品的消极影响,正确地看待我国政府为国家作出的种种努力吗?”他的语速很慢,声音很轻,似乎还有点忐忑。

    我突然感觉他有点可爱。“那是当然。而且我对贵国政府的这种开明极为赞赏。”我很痛快地说。

  “ 是的。我国政府充分保证人民批评政府的自由和作家艺术家创作的自由。”他抬了抬头,也加快了语速。

   但是,果然,他还有问题:“那么,请您在开演后第四十分钟的时候闭上眼睛,五分钟后再睁开。您能保证做到吗?”他的语速又慢下来。

   我怔住了。我盯住他的的眼睛,努力确认他是否在开玩笑。他的眼里没有任何笑意,只有认真的期待。

   我一字一句地回答:“我保证。”说完,咽了口唾沫。我本来是想说“见鬼!”

  “还要请您在第六十三分钟的时候捂起耳朵,保持四分钟。您能保证吗?”他依然那么认真。

  “好吧,我保证。”我心里说:“真见鬼!”

   “还有,请您在第一百三十一分钟以后,也就是最后七分钟——”

    我忍不住打断他的话:“最后七分钟我要保证既闭上眼睛又捂起耳朵。对不对?”

  “完全正确,先生。”

    荒唐!“好吧——那么,您还有什么问题呢?”我已经相当不耐烦。

   “是的,还有几个问题。”他非常有耐心。“这部作品的主要问题是宣扬历史虚无主义。我国正确部的学术刊物《实事》对此进行了深入的剖析和批判。您是否已经阅读了相关文章并完全认同?”

     我生气地说:“我是一名外国的游客,根本不晓得什么《实事》杂志。我对历史虚无主义也毫无兴趣。我只是怀疑,你们是不是在专门歧视外国人。”

     “您误会了。我有责任向您解释清楚,我国法律对此一视同仁。”他有点着急地说。他转身很快取来一本杂志和一本法律汇编,并指点给我看相关内容。“您看,这里规定:任何人,包括外国人,只要在我国境内,都要遵守我国的法律。” 

     这话我有点耳熟。可是,我向他指出了一个最现实的问题:“检查员先生,这戏马上就开演。我能不能先进去看戏,日后再和您探讨那个什么历史虚无主义?”

    “如果在历史虚无主义方面您已经认同了我部的观点,我们完全不必在此继续浪费时间。”他立刻做出一种很通情达理的样子。

    但是,果然,他还有问题:“这部作品还有一个重大问题:它不能正确看待萨特的存在主义。您能正确看待萨特的存在主义吗?”

     我反唇相讥:“您能确保您就能正确对待萨特主义?”

    他回答得相当自信:“当然,我是正确部的。”

    我已经无法继续保持礼貌:“我为什么要正确对待什么存在主义?这完全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什么人瞎操心。我自己就是一名职业作家,我从小就会看戏,根本不用别人来教。我不是傻瓜,不用别人指点。这部戏怎么样,我要看完了在发表看法。就算错误,我也愿意从错误中学习。”

   “您错了,”他的态度严肃而诚恳,“我国正确部有责任让读者和观众接触到正确而非错误的作品。正确的世界观需要在我们的引导下形成。我们永远不能放弃自己神圣的责任。”

      我终于把忍了很久的话说出来:“算了吧。这是我见到的最变态、最愚蠢的制度。如果你们有权垄断真理,干脆把此类的作品大删大改,或者一禁了之,不让发表、不让演出不就得了,何必掩耳盗铃搞这些捂人眼睛、堵人耳朵的把戏?你们难道不嫌麻烦吗?”

   他似乎早有准备:“再次重申:我国政府充分保证人民批评政府的自由和作家艺术家创作的自由。这一点无可置疑也绝不动摇。只有专制独裁国家才会删改和查禁作家和艺术家的作品。听到你这种错误的论调,我对我国这部作品在贵国能否有上演机会持怀疑态度。”

   。。。。。。

   他还有问题。。。。。。

    可是我终于丧失了最后的一点耐心:“好吧,我已经决定让那些什么历史虚无主义和存在主义、绝对主义和功利主义、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左派和右派什么的,统统见鬼去吧。这戏,我不看了!——估计也快演完了。我会向朋友借剧本来读一读。”

    他很及时地提醒我:“那么你要保证在阅读至剧本第112页至118页、223页至334页、339页至402页以及最后40页时闭上眼睛,否则您将被依据我国《正确阅读法》第79条、98条规定,追究刑事责任。”语调斩钉截铁,毫无商量。

   我彻底崩溃。

  直到今天,我对这部戏的内容仍然一无所知。只知道剧名叫《五十步笑百步》,如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