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一只小蜜蜂,名叫刘xiao波  

2012-06-19 21:40:19|  分类: 刘小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日的一个晌午,我在山顶的两棵树之间拴了一个绳床,躺在里面读一本名叫《异端的权利》的小书。不知怎地,一只小蜜蜂嗡嗡地围着我飞。越飞越近,最后落到了我的脸上,甚至一度尝试着钻进我的鼻孔,搞得我挺紧张。书暂时不能读了,我得考虑怎样处理这件事。

我有三个选择:驱赶它,打死它,忍受它。

驱赶它最不可取。蜜蜂并不会主动攻击人。它知道人不是它的天敌。同时,蜜蜂蜇人的代价很高,一旦蜇了人,它也活不成了。只有它认为人攻击它时,它才被迫发起孤注一掷的进攻。人的驱赶动作就会引起它的这种攻击。这种误会的情况下,并无恶意的人和无辜的蜜蜂最终会两败俱伤。童年的经历记忆犹新。

打死它最保险。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对我来说,用书一拍,拍死它易如反掌。我对蜜蜂还抱有敬意,不过蜂刺蜇痛的印象要强于蜂蜜甜蜜的印象。人容易忘恩,不容易忘仇。

但是,内心一个声音告诉我,不能这样。

蜜蜂是无辜的。

我与蜜蜂的力量对比是悬殊的。这种情况下,考验弱者的是理智,考验强者的是道德。蜜蜂没有失去理智,我也不能罔顾道德。

一个强者曾自负地说,我想杀谁就可以杀谁,这是最强大的权力。另一个人告诉他,最强大的权力是想赦免谁就赦免谁。

我应该宽容地看待这只精灵无意间的冒犯,忍受它。承担一点小小的风险,克服滥用权力的冲动,享受一点道德上的优越感,何乐而不为?

谢天谢地,它终于飞走了。我们之间应该保持应有的距离,否则的确容易造成误会。我目送它消失在林间。蜜蜂为人类贡献了最美好的食物。如果能给最好的昆虫颁奖,它最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奖。尽管它曾经刺痛过某些人。

我叫刘小生,我给这个小蜜蜂起个名字叫刘xiao波。开个玩笑。


 

 

 

 

引用:

《异端的权利》,是茨威格最富甚名的记实作品之一,在这里一个真正的人道主义作家的身影被历史的光线拉长,未曾想到逝去的他,在近半个多世纪后能将力量传于我,让我找到了自己的精神伟人,他的内心世界如一条光明大道,正是他的光芒,点亮了我迷茫的世界.

《异端的权利》,副题“卡斯特里奥反对加尔文纪实”,向我们展示了由互不相容的两种思想碰撞而起的战争,战争的两位主角,一个孤独而又手无寸铁的挑战者,一个以丰富的物质基础作为后盾的独裁者,对卡斯特里奥而言,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徒劳无功的,但这位勇士仍然义无返顾的听从自己的良心的驱使,大义凛然地抗议人类自相残杀的暴行,演绎了一场“苍蝇撼大象”的斗争。

卡斯特列奥对抗加尔文,一位大学教授PK日内瓦城的统治者——甚或曰,新教的教皇——茨威格说,无异于蚂蚁对大象。然而当这位新教的领袖竟成为最严酷的暴君,当这新教的城市变成告密者的天堂、迫害者的肆虐地,尤其是,当这号称以神圣上帝之名传播福音的人,竟将一位自由思想者活生生送上了火刑台的时候——一个声音在怯懦的茫茫寂静中响起,温和仁善,却如同雷霆。
  
  漫长的中世纪,天主教的宗教法庭为整个欧洲笼上了几个世纪的恐怖阴霾。路德为悲鸣的大地呼告,为成河的流血呼告,高喊“信仰基督即可得救”,与文艺复兴一起,举起那时代里人性最高贵的旗帜。然而无论何等逻辑严密的理论,甚至无论何等道德严谨的理想,一旦自诩为“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恒定公理,一旦以天地间至高的精神裁判者自居,一旦他张着那喷火的双眼凛然四顾,甚或挥舞起利剑投向一切异己,便违背了人文主义最初的原则,而只能恰恰沦落为历史上一次又一次重复演绎的独裁。
  
  当加尔文,这个未及而立便已名满天下的思想者,被法里尔恭敬地引进日内瓦的时候,谁曾经设想,他将为这座城市、这个国家、甚至整个欧洲打下久久难以磨灭的独裁之印?谁曾设想,从那之后,一切的歌舞娱乐、一切的松懈怠工,甚至过于艳丽的服饰、有失严谨的措辞,都将给这城邦里的自由民带来牢狱之灾?谁又更能设想,竟然会是在这里,宗教改革至为恐怖的一次杀戮,将在上帝之民的簇拥下上演?
  
  塞尔维特,这冲动好战而又天真的西班牙思想者,迫害与恐怖并未让他血液里理想主义的激情凝冻,然而他那离经叛道思想却竟选定了加尔文为友。〈美丽新世界〉里说,在一切的罪恶之中,惟有离经叛道最为严重。而最刻骨的讽刺是,这样的论断竟然在宗教改革的时代里依然如此适用。
  
  纵然人人可以按自己的意愿解读〈圣经〉是宗教改革的基本原则,纵然加尔文自己便曾亲笔写下“用暴力手段消灭异端,是为杀人行为”——然而却正是这个全无新意可言的独裁者,主持了一场至为卑劣的恶行。这个新教的领袖竟起草了告密的文件,径直将塞尔维特送上了天主教的宗教法庭。而更为可怖的是,当后者从天主教的牢狱中逃出,初踏上日内瓦的土地之时,便立刻锒铛入狱,并最终以文火活生生烧死在这座“笃信上帝”的自由城邦之中。
  
  一个当权者,能否用手中的权利排斥异己?精神领域的论争,是否应该由世俗的法庭来裁决?基督可曾说过,你当以火与剑去消灭持不同意见者?卡斯特列奥愤起撰文,论异端,何为异端。正是在他被湮没了几百年的论著里,这位孤独的思想者发表了他超越数个世纪的高贵思想:宗教宽容。
  
  卡斯特列奥对加尔文,自由主义者对教条,人道主义者对独裁,是螳臂当车或是以卵击石?然而那被亵渎的正义、被践踏的自由逼得这谦和的学者不能再保持伊拉斯谟式的沉默。惟有以上帝和真理之名施行的如此暴虐,才能让古老的人文主义欧洲为之震颤。卡斯特列奥以最明晰的句子写道:将人活活烧死,绝非捍卫教义,而纯为涂炭生灵。卡斯特列奥以最悲悯的语气质问,你可曾因烧死塞尔维特而拯救他,正如耶稣以自己的生命拯救了你?
  
  这一切,在一定程度上让人想起丹东的低语。“塞纳河在流血,流了太多血。”在罗伯斯比尔的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在革命的铁蹄无往不利之际,丹东转身的忧叹将他自己送上了革命同志的断头台。而卡斯特列奥在谣言铺天、诋毁漫野的孤独处境里,疾声控诉杀人的暴行,更沉声呼吁宗教的宽容。加尔文的牢狱和火刑架这一次未能得逞,积劳成疾,然而毕竟是寿终而亡,这或许,已经是这位孤独而高贵的思想者最好的结局。
  
  要直到几百年后,伏尔泰才说出他著名的警句: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而同样是要整整一代人的牺牲、一次又一次的血流成河之后,南特协议才回应了这位在他的世界里惟能茕茕孑立的思想者孤独的声音。“我要向你呼告,法兰西,停止了强制、迫害和对良心的谋杀吧;与此相反,你应该准许每个基督的信徒以自己的方式去信仰。”
  
  他是一个极谦卑的学者,却把个人的独立视为无价之宝。这世界可以对他视而不见,可以将他遗忘于黑地,他却依然要为自己心中至为神圣的事业而战。他的声音如此寂寞,如此不合于这个只以“战争”为解决争端手段的世界,暴力无所不在,然而恐怖绝不能够控制自由的精神:即便在至为黑暗的时代,这样的声音依然占有一席之地。


序《舞蹈在权利的锋刃上》:
1、那些让独裁者魂梦难安的“异端”们,就像一根根坚韧的灌木刺一样,注定是以后定现实的面目出现的,准确的说,是以否定现存的精神状况而出现的。“真正的思想者,就其本质来说都是异端”。
2、17世纪的虔信派信奉着一句著名的口头禅——去思想即是去供奉。言外之意就是,思想者必须在铁通合围般的现实中,以“异端”之思打开精神的铁幕,同时永远牢记——“异端”不是思想的异数,而是思想的常态。
前言:以宽容的名义
1、今天你将从何种角度来看待这场战争,实质上就意味着你将在下述问题中作出一个真诚的抉择:意识或是理念,人道或是政权;独立的个体或是整个社会。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或许也可以这样来卡斯特里奥与加尔文这两个对手:独立与专制;冷静与盲从;追随个性与墨守成规;人性与暴政。
2、俄国著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其《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的“宗教法庭长”一章里:就曾通过冷静客观的分析,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大多数人其实天生不太喜欢自由。确实,人生具懒散和怠惰之性,所以一旦遇到难以处理的问题或必须承担责任时,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自行筹划解决之道,只希望能有据可循,或是能在某个可靠的人或部门的指引下走出困境。
所谓先知,就是根据人类的这种渴望应运而生的。
3、当一个宗教信仰者开始使用政权,武力等外在手段来赢得支持者的时候,他们内心的坚定信仰其实就已经褪色了,从此不再具有感召人心的力量。
4、好在独立不群的思想意识常常像一个神秘莫测的幽灵、像让人难以察觉的空气一样,悄无声息地渗透到我们的一切意识和原则当中,顽强地生长在那里。……正是基于这种难以泯灭的独立良知,独裁与专制无论怎样残暴,都无法让某一种世界观永久地统治这个世界。
5、远在洛克、伏尔泰之前,卡斯特里奥就在《为宽容而宣言》中提出了“自由思想史人的基本权利”的观点。
6、时至今日,卡斯特里奥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总是这样一个形象:与强大的军队孤身奋战的一个无权无势却道德高尚的人。
7、我们在一般的教材中,常常会读到,宗教宽容这一倡议的发起者是洛克和休姆。这种屡屡出现的误会从来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那是因为卡斯特里奥所著的《论异端》委实鲜为人知。
8、历史是个冷血的老人,他从不将自己的时间浪费在道德评价方面,只是冷样旁观着事态的发展,记录下那些功名成就的人和事。失败者在历史老人的眼里是没有地位的,其姓名将长久湮没在一望无际的历史海洋中。
第一章:加尔文夺权
1、世间事往往如此——如果出于弱势地位者比那些不团结的大多数更有勇气,并决心不惜任何代价将自己的理念付诸行动的话,那么他们那种孤注一掷的疯狂就会使他人为之屈服。
2、从整个宗教改革的局势来看,在德国和瑞士的其他地方,几乎所有的新教改革人物都对所要选择的革命道路茫然踟蹰,缺乏清醒的认识,甚至对自己该担负何种历史使命都深感困惑。……如果这样,改革显然无法一次性完成,必定会截然区分为破与立两个阶段。
3、在宗教改革的方式方法上,有多少个城市,就可能有多少种改革的要求。
4、通常的情形是,流亡者一旦离开了原先养育他的土地,就再也无法像以前那么生机勃勃,富于激情了。加尔文却是例外。
5.其时,无论是新教的宗教改革派还是与之对抗的天主教罗马教会,都已经不再是一个能够中央集权的信仰机构了,而是以国家为基准,以支离破碎的各个教派的形式而存在的。
6、加尔文的功绩在于他运用自己的组织才能及时阻止了改革走向毁灭的极端。如果我们用政治改革来做比喻的话,加尔文的《基督教原理》对宗教改革的意义正好像《拿破仑法典》对法国大革命的所具备的总结性意义一样。……这两部著作都将革命的激情转化为冷静的思考和原则。
7、人们总是更同情那些处于弱势地位的人,更欣赏那些经受了多种磨难、历尽艰辛的人物,奉其为精神上的领路人。
第二章:教规
1、革命者一旦获得了统治的权利,往往就会摇身一变为深入改革的最大敌人,不仅如此,他们那种顽固不化的反动较那些非革命者尤甚。
2、加尔文本人,就是一名笼罩着神圣光环的恐怖分子。
第三章:自由捍卫者
1、一般地说,独裁者可以受人敬畏,但却未必受人敬重。
2、任何一个独裁者要想进行专制,都必须先让民众相信他所做的一切是绝对正确的,这是他维护自己的绝对权力所必需的意识形态基础。
3、一般来说,专制体系总是与检查体系并行共生的。
4、大多数情况下,独裁者对于那些具有自由思想的人都有着本能的厌恶,觉得自己的统治地位由于这些人直率尖锐的揭露而深受威胁。
第四章:塞尔维特事件
1、确实,对于任何一个思想家来说,只要他们觉得自己的思想体系已经建筑完善,就急欲把那些主要观点发布出来,这就好比化脓的手指上的毒刺一定要拔出,怀孕的妇女一定要分娩,成熟的果实一定要坠落一样势不可挡。
第五章:塞尔维特之死
1、塞尔维特:“世俗的法律判决根本不能作为精神信仰所作出的判决。……一个人可以被杀害,但是不会被征服;可以被消灭肉身,但却不能被论断他思想之罪名。”
第六章:宗教宽容宣言
1、确实,一个真正的具有人道主义情怀的人,往往是恭顺而随波逐流的,但这常常给暴力趁隙而入的机会。
2、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中,那些果断而狂热的投身于战斗的人往往并不是最杰出的勇士,反而只有那些深思熟虑、三思而后行的人才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
3、衡量一本书的价值,并不在于它曾含沙射影地指向了些什么,而主要在于它明确地表明了什么样的观点。
第七章:被告:加尔文
1、审判最重要的目的,是让不人道的暴行受到羞辱,这样才嫩避免同类可耻事件再次发生,才能维护幸存者的安全。
第八章:暴力消灭良知
1、现实最终会让我们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作为上帝意志的反映,历史本身并不能分辨道德与否,也不会去惩恶扬善,它总是建立在权力并非正义的基础之上,让那些攫取了高位的当权者随心所欲地分享胜利。总的来看,历史似乎常常是给那些恶人以支持的。
2、卡斯特里奥:“其实,假如允许那些被压迫者自由地做出个人判断的话,那他们肯定会这样说:‘我由衷地坚信,你们用偏颇和暴力迫使我信仰的东西都是虚伪恶毒的。’是的,迫使别人去喝那些被糟蹋了的酒,并不能提升那酒本身的品质。”
3、宗教的偏激必然带来战争,惟有宽容才能带来和平。
第九章:两极交汇
1、在加尔文主义煞费苦心要建构的社会中,所有个人的权利和欲望都已被压制到极限、所人都被改造成只服从团体利益的顺民和奴隶。也就是说,要把每个人都改造成最标准、最合乎理想的十全十美的中产阶级人士。我们之所以这样断言,是因为惟有加尔文主义才能把那种让人无条件服从的状态有系统地变成现实。加尔文不断地把他所谓的宗教教义、思想一致和所有言行绝对统一之类的教化强加给年轻一代。千万别忘了,任何一个国家武力的加强都是对其子民进行一致化训练的结果。
2、一旦独裁的暴君死去,铁血“教规”就会被强大的现实力量所冲淡,因为事实最终会证明,温情的力量远胜过那冰冷抽象的教条。强加于人民身上的锁链将会被生命的泉源所浸润,最终把所有的禁锢和暴力都化解于无形。
3、独裁者的专制不过是人类豪迈的前进脚步中短暂的一小步而已,任何企图把生命的活力束缚在刻板的教条之中的行动,都绝不可能长久,生命总会寻找到一个更为强大的突破口去伸展其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