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独走黒峪、藏龙涧  

2011-12-26 10:53:30|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六,早八点出发。坐137至鱼翅皇宫酒店处下车,行至开元寺,小休。经春风渡,过东外环,进扳倒井村。上次已经爬过老虎山,费时不少,这次就免了。现在可以这么说吧,站在大佛头上能看到的山,已经全都爬过了。沿着弯曲石径,进小岭村。进小岭村,胡同窄仄,房屋老旧,地道山村,与扳倒井风格又不同。小岭、大岭之间的山间石径,石板铺就,盘旋曲折。这是两村几百年来走亲戚、串门子赶集的古道。能看到路边山沟里的淙淙泉水。毕竟是寒冬腊月啊,泉水还是很稀罕的。这是小岭水库远距离渗透潜流过来的。不知何故,小岭水库的水色偏蓝绿,未结冰。按说应该水色透亮才是。不禁想起泰山彩石溪龙湾的水来。冬天龙湾的水太清了,如果不是水面反光,几乎感觉不到水的存在。秋季走过这里时,田中尚有绿色,枝头还有柿子。如今满目衰草,寒风萧瑟。登上大岭子山,四顾群山莽莽,旷野无人,更觉形只影单。真是享受孤独的一个好地方。上了山脊以后,不久就看到下藏龙涧的一个标记。不管,继续前行。再翻过一个小山头,在一处石垒的羊圈处左拐下山。之所以在此下山,为的是直奔黒峪村。果然,马上听到狗叫声。
翻越沟底,进村。主人已在忙碌。还有先到的两位驴友。两碗手擀面进肚,十分满足。仔细逛逛小村子,除这一家之外,真是断壁残垣,屋无片瓦。“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当年睡过几代人的石屋卧室里,已经长出胳膊粗的大树,高过屋顶。废村笼罩着一种让人伤感的气息。曾经几代人百十年在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山涧汲水,青灯度夜,生于斯,长于斯,歌于斯,哭于斯。在上世纪大饥饿的年代,这里还是一方宝地,共产风即使刮到,也不会太猛烈。人不至于饿死。然而,逃难的好地方却不适合发展。缺水没电,贫穷落后,终致废弃。但我相信最后一批黒峪人撤离时,一定会对这片养育了、后来又安葬着先辈的土地充满复杂而又不舍的心情.。

DSCF3257.jpg

不久,大批驴友赶到。小院一时热闹起来。我向东下涧。穿过几片撂荒的梯田,直下涧底。藏龙涧,我又来了!

一路向东,涧底独行。对熟悉的风景不再惊叹。一线天上山出涧。观景平台小休后沿悬崖边小路向东来到报恩塔上方。此处正对龙洞绝壁。果然气势非凡。“锦屏春晓”名列济南十景之首,名不虚传。龙洞高悬,匪夷所思。照片 124.jpg

看罢,翻山从龙洞村旧址下山。

下周二,几位同事会来此一游。我此次算是提前熟悉路线。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