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小生的博客

心事数茎白发 生涯一片青山

 
 
 

日志

 
 

公安部原副部长徐子荣大跃进视察信阳后与妻子抱头痛哭  

2011-11-28 18:05:06|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录》
 

核心提示:1960年冬,他率领公安部工作组到河南信阳地区考察灾情,处理善后。在“大跃进”年代,信阳地区农民因缺乏最基本的口粮因而饿死的人数超过百万。他目睹那里人民的苦难,如同身受。事隔多年他已不在世了,我才得知他信阳归来曾和他的亲密伴侣孟松涛同志,在谈起信阳农民困苦时,俩人抱头痛哭了一场。这是椎心之哭,是为受难人民而哭。

   “大跃进”刮起“浮夸风”、“共产风”,天灾加人祸,造成了三年困难时期,特别在农村,众多的农民忍饥挨饿,生活异常困难。反映在治安问题上,群众性的乱拿乱摸、偷盗、农村人口外流,以及哄抢粮食事件,使公安部面临着一大堆极为复杂而又非常棘手的问题。如何看待和处理这些问题?子荣同志认为:困难时期所发生的治安问题,大多数主要是人民内部矛盾的反映,应当按照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给以正确处理。子荣同志对群众闹事问题说了三句很发人深省的话:“可解不可结,可散不可聚,可顺不可激”,这三可三不可,合情合理,浅显易懂,是积极疏导的方针,就当时的局势而言,对付大量的人民内部矛盾,不使激化,这是惟一可行的办法;不这样做,势必越治越乱。这不是轻率得出的结论,而是他经过亲身的调查研究,从实际出发提出的正确主张。然而,谢富治恰恰相反,坚持要采取“紧的方针”,就是要抓紧阶级斗争,靠打击、镇压等强力措施来解决问题。两种主张,南辕北辙,完全背道而驰,谁对谁错是明明白白的!

   在“大跃进”引来的困难时期,农村中的小偷小摸行为相当普遍,成为一个群众性的问题,反映了人们基本生活资料的匮乏,度日的艰难。子荣同志非常关注这种现象,认为这不应是公安机关处理的事,更反对有的地方公安机关和乡村基层干部采取罚款扣饭,游街禁闭,以至捆绑吊打等激化矛盾的错误做法。对于有偷摸嫌疑的人,他采取古人的说法:“赏疑从予,罚疑从去”。主张既是嫌疑并无实据,就不应追究。他给我也给不少人诵读过唐代大诗人杜甫《又呈吴郎》这首诗,诗文是:“堂前扑枣任西邻,无食无儿一妇人。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即防远客虽多事,便插疏篱却甚真。已诉征求贫到骨,正思戎马泪盈巾。”杜甫的诗表述了对一个无食无儿贫穷彻骨的妇人的“扑枣”行为(也就是偷摸行为)的同情心和处理的态度,不仅不要去增加贫妇的恐惧,更要亲和地对待她。说的是一个人,实际上反映的是当时的社会景象。我们的时代同杜甫的时代已是两种天地,不好类比,但历史是可以借鉴的。子荣同志一再以杜诗示人,正是说明他懂得人民的疾苦,关怀人民的疾苦,他提出的处理群众性偷摸行为的原则和方法,是切合实际,利国利民的。

   三年困难时期,河南省是“浮夸风”、“共产风”危害最烈的省份之一。1960年冬,他率领公安部工作组到河南信阳地区考察灾情,处理善后。在“大跃进”年代,信阳地区农民因缺乏最基本的口粮因而饿死的人数超过百万。他目睹那里人民的苦难,如同身受。他忍住了心灵的创伤和痛苦,在那里工作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回北京后他绝口不谈“信阳”,而是更多地关注着农村公安工作中的诸多政策性问题。事隔多年他已不在世了,我才得知他信阳归来曾和他的亲密伴侣孟松涛同志,在谈起信阳农民困苦时,俩人抱头痛哭了一场。这是椎心之哭,是为受难人民而哭。

“文革”前的一段时间内,党内斗争的暗涌迭起。子荣同志作为公安部的常务副部长主持日常工作,要应付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非常不容易。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